《傘破返殖 陰霾歿港》時事政治

引言

文/劉以正

要數近期網絡上最廣為人所分享的,想必是幸福醫藥以「獅子山精神」為題的廣告,當中「就算明知要輸,我哋都一定要贏」一句更廣為傳誦,不少人拍手高呼——此為這代人對獅子山精神的演繹。此句說來動聽,做起卻談何容易?

雨傘革命已發生逾半年。上月二十八日晚,不同團體紛紛重回添馬公園,手執燭光與黃傘紀念這一場波瀾壯闊的民主運動;但另一邊廂,政改的爭議仍未有定案,近日甚至有更多溫和民主派表示願意接受八三一框架;學聯去年在百萬大道舉行的罷課誓師大會,氣勢磅礴的提出四點訴求,至今仍一無所獲,僅有一份遠不如學生剪報習作的民情報告。中共殖民政權肆意扭曲基本法,圖以人治取代法治,以強權取代真理;社運版圖勢力重整,抗爭手法雖趨多元,惟群眾仍多囿於固有限制;一國兩制淪為官員自說自話的夢囈;民族理論羽翼未豐,缺口眾多尚待填補。同時,各方壓迫步步進逼,陰霾蔽日。中共政權不會等待港人重構論述,相反只會不斷加強思想鉗制,矮化香港與香港人的身份,全面吞噬我城。黃傘破滅,身處在這漩渦的你和我,必需重新思考如何自處,否則一旦被拉扯進中共的影子之中,便再難逃離。

第三條跑道的需要性在過往數年已飽受質疑,惟政府無視各方反對,再次踐踏民意,背後透視的是管治團隊在雨傘革命後更趨保守的思維,處處展現著習近平大力打壓異己的影子,〈殖民時代重臨——從第三條跑道看〉一文以政府繞過立法會的做法切入,指出政府官員違犯政治倫理的舉動將有增無減,而在中國共產黨粗暴干政下,未來即便有民主選舉亦難解香港現時困局,港人必需另謀出路;〈吶喊與死亡之間〉以後殖民視角,批評與重塑香港主體性內涵,同時直指港人在民主抗爭中的論述核心,企圖架構往後行動的精神本位;接下來的;〈陰霾歿港 自奮自強〉一文斬釘截鐵的指明,香港人必須從文化、教育、政治等方面著手,抵抗赤化紅潮,鞏固香港人的身份價值;〈非暴力抗爭,盡頭?〉梳理港人自英殖時期的非暴力鬥爭史,亦試圖探討在非暴力抗爭效用遞減的侷限下,暴力解殖的道德正當性與可能性,繼而指出在立法會爭取半數否決權的重要;最後,〈光復香港 指日可待〉藉近期鬧得沸沸揚揚的反水貨客示威,分析群眾抗爭形態的轉變與其利弊,並強調政府若然錯失改革時機,光復香港將無可避免地成真。

「我們是屬於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我們是在舒適中成長,但是我們卻不安凝視著這個環繞著我們的世界。」在變遷的時代、窘迫的生活中,我們作為命運共同體,沒有退卻的空間。無視中共殖民政權的脅迫妥協求存,是對自由的屈辱。唯有奮起反抗,才有「就算明知要輸,我哋都一定要贏」的契機。

下一則
上一則
2015 年 05 月 06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