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未分類

補選快訊:專訪候選學生會幹事會 薪燧【校務篇】

【學苑新聞】2021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周年大選補選將於5月24日至5月28日在網上舉行,而一連兩日的中央諮詢大會(central campaign)亦會於5月4至5日下午1時至6時於學生會大樓地下進行。本報訪問候選學生會幹事會「薪燧」,了解其政綱及理念。

郭:候選會長郭永皓

麥:候選財務秘書麥晉棋

黃:候選大學事務秘書黃靖軒

林:候選行政秘書林隆輝

問:請評價目前學生會與校方管理層的關係。

黃:經過校方對學生會單方面割席一事,明顯可見學生會與校方管理層的關係已不同往日,校方不會再對學生會的活動及理念給予支持、信任。而近期,校方大大小小的決策均認證了校方與同學溝通不足的問題。今天校方的決定就如「擺咗把刀係我地喉嚨前」,學生會如果再輕舉妄動,分分鐘會立即命喪黃泉。

問:承上題,來年將與校方保持如何的關係?

黃:就目前我們與校方的關係,若有幸上莊,短期內我們希望以「在縫隙中生存」的理念,向校方釋出善意,減少與校方發生衝突,爭取就與學生會關係問題與校方展開對話,希望修補校方與學生會的合作關係。

問:對校方聲明有何看法?

黃:首先,我閣對現況的理解十分不足,無法得知校方何時作出此決定、誰作出此決定、為何作出此決定,我們得到的資訊十分有限。第二,校方稱會收回學生會對學生會大樓的管理權,而學苑亦有嘗試詢問校方將如何收回管理權、收回多少的管理權,但校方拒絕回應。現時的情況是,「有把刀『行』住喺我哋條頸到,幾時鎅落嚟、鎅幾多,我哋無從得知」,如果我們更向前行一步就會受傷。因此,短期內,我們有需要盡量向校方釋出善意,尋求並把握對話機會,了解事件,同時轉達我們的意見及疑慮,希望可以與校方重建合作關係。

郭:至於外務議題上,無論同學抑或我們,短期內都要以更低調的方法及身位做事,希望同學明白、諒解。無可奈何,我們現在是以言論及活動的空間換取生存時間。長遠來說,我們要研究減少對學校依賴的方法,因此,如在財政或活動場地上不需再依賴學校,方可做到獨立自主。

問:許多同學對考試須使用兩錄影裝置錄影的安排持有反對意見,內閣將如何有效反映同學意見?

黃:雖然如我們有幸上莊,相信考試期已經完結,但我們仍然會於上莊後立即透過問卷和集體電郵(mass email)進行民意調查,整合報告,直接向校方相關高層反映同學對於是次監考制度的意見,同時與校方討論在目前疫情的狀況下考試是否必須、會否考慮以其他形式代替考試。

問:請評論現時香港大學「赤化」情況。

黃:香港大學赤化有嚴重化的趨勢,明顯可見現時港大的國際化綱領偏頗中國,例如由兩位來自中國的教授出任副校長、擬於深圳設立分校、設立北京中心、學生比例、國安教育等方面都可見香港大學匪化愈發嚴重的趨勢。

問:承上題,請問內閣將如何應對?

黃:於制度內,我們希望可密切監察大學於上述議題的動向,並為運用我們於制度內的優勢,即學生代表的席位,積極向校方表達同學意見,盡量減低此類政策對香港大學聲譽及就讀同學的影響。而制度外,今年希望藉與大學事務委員會合作出版宣傳品,向同學教育港大歷史,認清真相,並推廣「香港大學為香港而立」的理念。

問:內閣將如何照顧非本地學生的需要?

林: 我閣暫時留意到最大問題為非本地學生與本地學生一般都會在不同的圈子社交,而非本地生對學生會事務的了解亦不多,所以就相關議題我們來年有三個方針。一,學生會的宣傳物品用中英雙語,令非本地生亦能明白。二,如人手足夠會積極與學生發展及資源中心(CEDARS)合作,研究於活動上提供即時傳譯的服務以協助非本地生參與,然而相關詳情未有時間作深入的討論。三,於國際生註冊日上,我們會主動邀請不同屬會參與,並與學生發展及資源中心合作推廣學生會予國際生認識。不過,詳情仍然有待與學生發展及資源中心討論。

問:請問將與校園傳媒保持甚麼關係?

麥:明白校園傳媒為第四權,有責仼監察學生會幹事會的運作,而幹事會有需要透過校園傳媒向同學負責,但同時希望加強與校園傳媒的合作,透過校園傳媒宣傳及廣泛度,令更多學生關注會務及校務的事情。另外,此合作關係亦會延伸到如我們得知某些可以公佈,而同學亦有需要了解的消息時,都會即時通知校園傳媒,令同學盡快得知相關資訊。再者,有見往年未必會為校園傳媒採訪的罰款負責,所以我們亦會著力研究學生會財務守則入面有何方法可以協助到校園傳媒的採訪。

問:內閣認為同學不了解評議會或校政議題的主要原因為何?來年有何改善計劃?

麥:評議會方面,其實對評議會事務關注較少的最大原因為大部份同學不清楚評議會的運作或評議會對其的影響,所以今年會務上希望以更進取的方法,直接或通過屬會間接地聯繫基本會員,而其中一個策略為於新生註冊日或不同屬會的迎新活動中加入介紹學生會及評議會的環節,提升同學對評議會事務的關注。同時,今年亦希望加強與大學事務委員會和時事委員會的合作,加強他們的宣傳,提升他們的存在感,強化他們的關鍵作用。

黃:於校政議題方面, 過往一兩年學生會重點關注的校務議題有少許離地,如副校長任命上,一般同學未必知道議題如何影響其學習及生活,大部分人都不願意於這些如此遙遠的議題上自己調查事件起因後果。結果是,透過這些議題關注校政的同學寥寥可數,但並不可以怪責以往的學生會幹事,因為其時正值爆發相關議題的時候,是避無可避的。來年若有幸當選,我們希望專注於貼地、民生、福利的議題,希望可以透過此類人人關注的議題由淺入深地吸引大部分同學的關注,後於一些更重大的議題上方能得到更多的同學關注。

問:對來年評議會進行架構重組的打算有何看法?

麥:我們認為現時的評議會尚未有大幅重組架構的必要性,評議會設立主要的目的應該是要代表同學於校園生活的不同多面性。2019年學生會架構重組工作小組的結論亦未能顯示學生會有逼切性要進行大規模重組。不過,同時希望跟進文理學士的學生組織應該如何加入學生會架構內,加強學生會的代表性,為有需要的同學提供適當的協助和支援。

問:對學生會必然會員制的長遠發展有何看法?

麥:學生會在校務上擔當一個代表學生權益及聲音的組織,我們不希望在港大校園內有任何同學沒有人代表他們發聲,因此我們認為必然會員制仍有保留的必要性。而就着有同學認為學生會不能代表自己的問題上,我們認為中央幹事會以至學生會有責任說服他們學生會有能力代表他們及為他們發聲。問題可能是溝通不足,因此我們希望在中央幹事會的日常工作上,希望能通過協助屬會工作等方式,令同學對港大會有更大的歸屬感。

下一則
上一則
2021 年 05 月 04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