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離》專題時事政治置頂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 Undergrad, H.K.U.S.U.

白羅斯拖鞋革命

2021 年 01 月 14 日

文◎陳湘樺 蔡泯劻

同行: 國際抗爭特輯

去年初夏,香港爆發了一場史無前例的大型抗爭,港人為了追求民主自由走上街頭,轟動國際社會,掀起輿論譁然。今夏,亦有多國 民眾不畏強權,堅守信念反抗暴政。今期國際新聞專題「同行:國 際抗爭特輯」,學苑梳理了南蒙古、泰國及白羅斯三地的抗爭概況, 整合其示威背景、訴求、抗爭經過以及政權打壓的手段。在追求民 主自由、社會公義的道路上,香港人從不孤獨。世上仍有許多國家 及地區的人們與港人並肩同行,懷着一顆熱誠真切的心,務求為這 社會帶來改變。

白羅斯拖鞋革命

8 月初白羅斯完成第六次總統大選,現任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以 466 萬票, 高達 80.1% 的得票率擊敗其他 4 位候選人成功連任。選舉結果出爐後,當晚白羅斯全國各地都有 人上街抗議選舉不公,後來還演變成該國史上最大規模示威。

盧卡申科與其矛盾的身份認同 

被譽為「歐洲最後的獨裁者」的盧卡申科本身是共產黨員。蘇聯解體後,盧卡申科繼續於白羅斯 政府工作;憑藉「終結官僚貪腐」旗號,盧卡申科在 1994 年第一屆總統直選中勝出,此後就一直 掌權到現在,總共當選 6 次(26 年)。盧卡申科以公投修憲取消總統的任期限制、逮捕異議份子、 監禁反對派參選人、打壓集會遊行新聞言論自由。雖然屢次受西歐國家制裁,但盧卡申科一直有 俄羅斯在後撐腰。

2015 年,因油價下滑拖累經濟,盧卡申科才決定改善跟歐盟等國的關係,主動釋放部分政治犯。 然而,每次總統大選,白羅斯依然會出現一些「特別狀況」,盧卡申科在六次大選中有五次的得 票率都超過八成。對上一次大型抗爭發生於 2010 年,當時盧卡申科得票接近 8 成成功連任總統, 同樣被民眾質疑選舉舞弊,數千民眾上街表達不滿,但被防暴警察武裝鎮壓,並且拘捕數百名示 威者與其餘 7 名總統候選人,導致白羅斯陷入 10 年的社運低潮。

盧卡申科的身份認同亦非常矛盾。1991 年蘇聯解體時,盧卡申科是少數地投票反對的領導人; 1997 年,在主場白羅斯與俄羅斯統一的盧卡申科推動下,兩國組成「俄白聯盟」,希望最終要建 立擁有單一貨幣、國旗徽號、共同市場與司法系統的聯盟。簡單而言盧卡申科就是一個統派,而 俄羅斯亦為盧卡申科撐腰,但盧卡申科依然以官方名義,不斷向外國強調白羅斯是「白色的羅斯」, 而非「白色的俄羅斯」,希望為白羅斯正名。另外,身為烏克蘭裔白羅斯人,盧卡申科亦公開反 對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除表示支持烏克蘭政府外,盧卡申科亦在烏俄雙方之間斡旋,可見其並 非如外界所言,是俄羅斯的手下。 

抗爭導火線 

選舉舞弊只是導火線,白羅斯民眾早已不滿盧卡申科政府。盧卡申科的經濟政策使白羅斯極度依 賴俄羅斯,無論進出口對俄羅斯的貿易比重都將近佔了一半,從 2012 年開始白羅斯的經濟就持續 下滑,2015、2016 年 GDP 更出現負增長。2020 年武漢肺炎爆發後,盧卡申科更稱「伏特加和桑 拿就能趕走病毒,相信 COVID-19 的都是神經病。」全國人口不到 1000 萬的白羅斯至今已經有 7 萬人確診、600 多人死亡,民眾更相信這已經是美化過後的數字。

種種原因下,20 個人表示希望參選總統,挑戰第五度競逐連任的盧卡申科,但當中十幾人都因為 各種原因,被褫奪資格。其中前銀行家巴巴利科(Viktor Babariko)蒐集了 40 萬筆簽名,五月份 民調更顯示巴巴里科的當選率會超過五成,其後他的銀行被搜查,亦失去參選資格,後來更遭到 逮捕。Youtuber 季哈諾夫斯基(Sergei Tikhanovsky)擁有 24 萬訂閱者,但其訂閱數 已經是國營電視台的 10 倍以上,他將盧卡申科的八字鬍比喻為蟑螂,並呼籲支持者 上街用拖鞋打蟑螂,象徵打倒暴政,是為「拖鞋革命」的來源,不久就被捕入獄。 其妻子季哈諾夫斯卡婭(Sviatlana Tsikhanouskaya)代替他參與大選,並獲得 包含巴巴里科在內許多前候選人的大力支持。她在首都明斯克的集會 吸引了超過 6 萬人參加,其為白羅斯史上最大的造勢晚會。

選舉舞弊疑雲 

選舉結束後,如日中天的季哈諾夫斯卡婭只得到 10% 票數,與民間 監票結果出現巨大落差,季哈諾夫斯卡婭表示假若盧卡申科政府沒有 舞弊,自己會得到六至七成票數。選舉結果隨即引起全國民眾不滿, 許多人響應季哈諾夫斯卡婭號召,走上街頭參與和平示威,但政府則以警棍和橡膠子彈回應,警 方當晚就逮捕了超過 3000 人,頭四日示威接近 7000 人被捕。

之後政府拘禁到中選會抗議的季哈諾夫斯卡婭,七小時 後再次露面時,她竟對著攝影機當眾道歉,並呼籲支持 者應該尊重選舉結果。許多人認為她是被迫,影片再度 引發民眾不滿。警方使用的武力亦不斷升級,由最初蒙 面的防暴警察以警棍毆打觀眾,到催淚彈、震撼彈、水 炮車,後來出動金屬頭橡膠子彈、實彈及火焰噴射器, 十月初當局更批准警方可以使用致命武器攻擊示威者, 白羅斯當局對待示威者的武力不斷升級。街頭以外,警 方對待被捕示威者亦毫不手軟,虐囚事件不斷傳出,由 警棍到拳打腳踢,甚至強迫赤裸全身,不讓被拘禁的人 喝水。

政府嘗試透過斷網阻止民眾組織示威活動但未果,許多民眾透過 Telegram 聯繫,各階層加入罷工、 罷課、罷市,連盧卡申科搭直昇機去視察「鐵票區」時國營工廠工人反而集體要他下台。8 月 16 日盧卡申科號召支持者舉國旗聲援他,與紅白旗的反對派抗衡,但號稱 80% 支持率的政府派只有 7 萬人,而反對派則聚集了史上最多的 20 萬示威者。盧卡申科在演說中表示這次示威可能會影響 白羅斯興亡,因為這是外國勢力有陰謀地想介入白羅斯大選、引發社會動亂。白羅斯政府不斷打 壓新聞自由,務求封鎖消息,防止外國得知白羅斯的情況。十月初,當局取消所有外媒認證,亦 即將所有外國記者視為「非法採訪」,同時亦禠奪國內最大網媒 TUT.BY 的傳媒資格,並且拘捕編 輯及家人,老牌媒體 Nasha Niva 總編亦被捕。

政府承諾釋放數千名示威者,但態度依然相當強硬,拒絕重選並宣稱白羅斯不需要改革。同時, 政府決定釋放示威者並非代表不會秋後算帳,鑑於警方濫捕嚴重,監獄位置嚴重不足,即時法官 直接到監獄只以每人數分鐘進行閉門審訊,依然無法趕上警方濫捕的速度,因此當局只好暫時釋 放被拘留 72 小時未被起訴及已接受審訊的被捕人士,但政府隨時能對其秋後算帳,對盧卡申科而 言,釋放被捕人士只是權宜之計。

女性主導抗爭 

將自己塑造成「斯拉夫真男人」的盧卡申科經常公開調侃女性,認為弱 到無法涉足政治的女性應該留在廚房。三面女性成為今次抗爭的領導人 物。反對派候選人季哈諾夫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vskaya)年僅 37 歲,代替獄中丈夫參選的家庭主婦,曾經被盧卡申科嘲諷為無知婦孺, 沒有資格與其就國家議題辯論。飽受威脅流亡立陶宛,主張組成過渡政 府並重新舉行大選,而立陶宛政府亦承認其為白羅斯總統。維羅妮卡・ 塞普卡洛(Veronika Tsepkalo)的丈夫、前前駐美大使塞普卡洛(Valery Tsepkalo)因參選而被通緝,因而與兩名兒子逃亡至俄羅斯,而瑪麗亞 ・科列斯尼科娃(Maria Kolesnikova)是先前因參選而入獄的前銀行家 巴巴里科的選舉經理人。三人都是臨危受命成為抗爭領袖,而另外兩人 亦為季哈諾夫斯卡婭助選,抗爭陣營聲勢更為浩大。

白羅斯亦出現以女性參與者為主的抗爭,選舉結果出爐後,大批民眾上 街示威,而被捕的數千名示威者以男性為主,不少人被虐打,因此示威 再次由白羅斯女性填補空缺。她們在明斯克街頭組成人鏈,而面對手無 寸鐵的女性,防暴警察亦認為暴力鎮壓她們有失面子,可能面對來自公 眾甚至上級的懲處,因此不懂如何反應。翌日,數千名女性再次佔領街 頭,警方採取大圍捕策略,但大多數人很快就獲釋。其後亦有大大小小 的女性抗爭,有女性分散在街頭角落,手持鮮花,象徵和平。正因政府 蔑視女性,認為女性不能與其對抗,女性抗爭者在政府毫無防範情況下 成功突圍。

綁架、謀殺與被流亡 

公 佈 選 舉 結 果 當 天, 示 威 者 Alexander Taraikovsky 手無寸鐵步近警方防線時,被警方開 槍射殺,網上流傳的片段清楚顯示整個過程,但 當局堅稱 Taraikovsky 嘗試以炸彈攻擊警方,但 失手未有將炸彈拋出而炸死自己。兩日後,當局 公布一名示威者死亡,但未有公布其死亡時間, 僅表示其「在拘留期間健康突然惡化致死」,由 於大量示威者在拘留都比警方虐打,很多人相信 死者是在拘留期間被警方虐打致死。

兩名示威者於八月分別失蹤,之後兩人屍體都被發現懸掛於森林中,家屬表示死者生性樂觀,不 會自殺;一名博物館總監 Kanstansin Shyshmakou 曾拒絕簽署選舉確認書,不願承認盧卡申科合 法勝出大選,其後被發現伏屍河中,警方表示上述三人都是自殺,事件無可疑,但不少民眾都相 信三人是「被自殺」的。當局試圖將反對派領袖瑪麗亞・科列斯尼科娃驅逐至烏克蘭,被押至白 烏邊境時,不想「被流亡」的科列斯尼科娃當場撕毀護照;九月初,科列斯尼科娃於明斯克街頭 被人以車綁架,其後當局表示她因危害白羅斯國家安全而被捕。

國際反應 

示威爆發後,盧卡申科立刻向俄羅斯總統普京求助,普京表示必要時會根據《集體安全條約》出 兵,中國、土耳其、敘利亞亦對盧卡申科成功連任表示恭賀,而歐盟、英國、加拿大、美國則 多次制裁白羅斯官員。北約各國也派出軍隊在與白羅斯接壤的波蘭及立陶宛邊境進行軍演,避 免重演 2014 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克里米亞。立陶宛不只庇護反對派候選人的子女,更有市民組 成 5 萬人人鏈聲援,呼籲應該要重新舉辦大選,立陶宛政府亦承認流亡當地的季哈諾夫斯卡婭 為白羅斯總統。九月中,白羅斯在境內與俄羅斯及塞爾維亞進行「斯拉夫手足情 2020」(Slavic Brotherhood-2020)聯合軍演,以反制北約進行軍演,同時重申支持盧卡申科政府。 

白羅斯令區域局勢緊張,而盧卡申科在俄羅斯撐 腰下更為囂張,繼續以武裝力量維持自己的政 權,而面對警察不斷升級的武力,白羅斯民眾抗 爭步入樽頸,但 2020 年國際局勢難以預測,白 羅斯人民能否在大國博弈中突圍而出仍然是未知 之數。

下一則
上一則
2021 年 01 月 14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