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即時專訊新聞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 Undergrad, H.K.U.S.U. Instant News

立會委任惹爭議 議員去留利與弊

2020 年 09 月 13 日

【學苑即時】香港政府單方面以武漢肺炎疫情為由押後選舉最少一年,並就立法會真空期提請人大決定,人大常委會及後決定延長第六屆立法會任期不少於一年。事件引起社會關注,民主派陣營內部而就應否接受人大委任產生分歧,一方面認為決定衝擊憲制基礎,不應接受人大委任,另一方則主張留任議席一年,不應棄守議會戰線。昨晚香港大學學生會邀請西區區議員梁晃維及去屆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就有關爭議進行公開辯論。

|人大委任的議席欠缺民意授權

梁認為民意授權只賦予了往屆立法會議員為期四年的議席,而不論議員歷屆表現如何,其四年的任期已經到期。若然民主派議員接受延任,其直接被人大委任的議席將缺乏民意授權,難以服眾。梁亦反問於讓步接受委任後,若中共以後再有取消選舉的決定,泛民會否欣然接受。梁提出,相較全面抗爭或制度外建立平行議會抗爭,民主派接受委任將為中共更樂於所見的結果,續指市民不宜聚焦於民主派議員應否留守議會的問題上,反而應關注政權漠視民意、肆意取消選舉一事之上。梁認為港人該追求恢復正常選舉,不應於應否接受延任的議題上糾纏不休。

|民調可信度受質疑

梁認為只有2000人參與的民調未能代表香港人,與一人一票的公投以及正式選舉相差甚遠,而民調亦不能解決委任議會欠缺民意授權的問題。

林稱其曾委託鍾庭耀教授舉行民意調查解決爭議。因鍾為有公信力的民調專家,林相信民調方案將富有代表性 。林亦認為由於民調受訪對象只為民主派支持者,而民主派支持者為民意授權之來源,因此民調結果能充分反映民意。林指民主黨將遵從民調結果決定黨員於立法會議會的去留。

|失去議席等同失去公信力,如何維持國際戰線?

梁表示對失去議席等同失去公信力的觀點不敢苟同,認為即使抗爭陣營沒有立法會議員,香港仍有三百八十多名民主派區議員,而參考去年的投票人數,整體民主派區議員的民意授權甚至有可能多於現任立法會議會。梁續指即使黃之鋒、張崑陽未曾有過任何議席,他們亦能於國際戰線上貢獻並促成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通過,帶出失去議席並不代表無法貢獻於國際戰線。

|保皇黨會利用權力及特權法清算抗爭者?

林表示若港人棄守議會戰線,保皇黨或將乘虛而入,利用權力及特權條例於立法會內清算整場反送中運動及壓迫一眾「手足兄弟」。林提出於權力及特權條例下,保皇黨將能夠傳召證人、提取文件、調查612基金及星火同盟及各種團體,繼而將證據轉交國安處。因此,棄守議會戰線等同令香港「大開中門」,而保皇黨及政權將肆意打壓港人。 梁反駁指政府一直有於背後清算及以國安法拘捕與抗爭有關的人士,事實上無須倚靠權力及特權條例便可打壓港人,唯一分別為資訊公開與否,因此不認為這是個有力的論點。

林續以他被何君堯動議調查為例,推論保皇黨將於泛民主派總辭後逼害並公審抗爭者。林又解釋於權力及特權條例下,任何人於立法會大會被質詢期間不能保持緘默,且必須按要求呈交所有資料,於立法會大會上公開地被議員審議。 梁亦重申政權對手足的清算一直進行,而若然保皇黨企圖傳召港人到立法會上公審,梁相信港人不會坐以待斃,會以體制外抗爭支持抗爭者。林最後質疑議會外抗爭未能有效幫助抗爭者,利用街頭抗爭支援議會內被公審的抗爭者並不可行。

|長遠而言應否放棄議會戰線

梁被問及棄守議會戰線後將如何阻止健康碼的推行。梁認為於現時議會機制下,議會組成由「親共派」控制,因此利用議事規則抗爭作用並不大。梁舉例指國歌法通過,內會主席選舉剪布等事件均足以證明立法會失去作為制度屏障的能力,因而於議會內阻止惡法通過並不可行。而中共推行政策時亦經常繞過立法會,例如全民檢測等防疫措施皆未曾諮詢立法會議員便獲通過。由此可見,議會戰線存在與否對健康碼的推行不會構成太大影響。

林則被問若泛民主派選擇留守議會,民主派議員將如何應對議會內的法案。林承認屆時將無法阻止部分議案被通過,但指泛民主派會以不同手段盡力拖延惡法的審議,包括但不限於:點算法定人數、選主席、提出臨時動議、修正議案等。林更指出泛民主派去年於議會抗爭數月,曾配合市民力量「奇蹟地阻延到個惡法的通過」,帶出自己希望以議會抗爭配合街頭抗爭,「以時間換取空間」並引起國際傳媒的注意;同時繼續國際線抗爭,延續以往三線相輔相成的抗爭策略。林強調棄守議會將使保皇黨於議會內橫行無忌,任意通過惡法。林亦指出於國際線及街頭抗爭越發困難後,港人應更堅定地留守議會戰線,唯被梁質疑前後矛盾。

於自由發問環節,林問梁若總辭後保皇黨修改議事規則,明年立法會選舉應否繼續參選;同時指出功能組別以及取消參選資格均顯示立法會制度並不民主,問梁是否認同直至全民普選前都應杯葛議會。梁稱其不反對以往的議會戰線有其成效,但鑑於中方現已改變其管治方針,立法時亦經常會繞過立法會審議階段,如近日港府在未經立法會審議下便通過了耗費數億公帑的防疫措施如「銅芯口罩」、全民檢測,因此認為議會戰線的成效存疑。林回應指暫時未見所有法例都交由人大通過,不應假設立法會會完全被繞過。梁回應即使功能組別沒有民意授權,參選功能組別以達至35+是想令中共以更醜惡的方式以摧毀選舉,現時某程度上達到該目的。

林亦被梁問到若泛民接受中共委任,議會內抗爭將與以往前四年之形式有何分別。梁指過去四年於議會抗爭相較激進的議員如朱凱迪、陳志全皆聲稱不會留任,問林是否有足夠能力反對保皇黨所提出的議案。林以許智峯議員為例回應梁的問題,指民主派有多位議員皆因進行議會抗爭而被檢控,續指出議會抗爭的艱難。

|議員薪金用途備受外界關注 兩人同認為問題失焦

林被問及泛民主派接受人大委任是否為養活一眾議員助理以及黨內員工。林回應指議員薪金用途不是重點,而議員助理亦有協助抗爭工作,是為「手足」。林認為一眾港人應團結一致,不宜對議員薪金開支問題提出質問,並指該問題「相當唔合理」。

林又被問泛民議員是否願意捐出全部薪金作抗爭之用,以達至留任「為民請命」的目標。林指出立法會議員蒙受與民事及刑事罪行有關的法律風險,亦重申泛民議員一直有支援手足,將資源投入到地區以及抗爭之用,如政府透過《緊急法》訂立《禁蒙面法》時,泛民議員曾合資上訴至終審法院;去屆立法會議員議員譚文豪亦放棄了200萬年薪之機師工作投入到議會以及街頭抗爭。林希望市民明白薪金問題並非留任與否的討論重點。

梁被問及總辭令泛民主派資源大減,該如何維持抗爭工作。梁回應指總辭只會放棄立法會議員一年的薪酬,之後仍可從立法會獲取資源。梁舉例指過往港人曾自發提出眾籌計畫,而近日亦有市民眾籌於蘋果日報上登報,可見資源問題於香港並不嚴重。若民主派前任議員及初選勝出之民意代表於總辭後有意推行某些計劃,眾籌可為方法之一。梁亦提及雖然總辭須放棄立法會所提供的資源一年,但相信仍有區議會資源可供運用。

|被中共拘留的12個香港人

梁提到應該將注意力放在被中共拘留的12個香港人上。林亦同意應全力支援12位「手足」,而是次事件將會持續一段長時間,因此議會戰線更為重要。林指出立法會為輿論核心焦點,可以於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質詢保安局局長,以及於立法會大會質問行政長官,藉此當面向政府官員施壓, 以確保被拘留人士有藥物、律師以及其他支援,因此議會戰線不能棄守。林指其明白香港人在運動中的憤怒以及付出,但期望香港人在這黑暗的時期對抗爭保持希望,不宜覺得議會戰線無險可守,評論以上想法「無作用」,並指出抗爭並非朝夕可以完成。

下一則
上一則
2020 年 09 月 13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