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即時專訊新聞評議會消息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 Undergrad, H.K.U.S.U. Instant News

評議會就文化聯會評議會不當使用評議會會議室一事通過遺憾動議

2020 年 08 月 02 日

【學苑專訊】二零二零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第六次緊急會議於昨日(7月31日)晚上六時半在Microsoft Teams召開,因應武漢肺炎疫情,是次評議會會議以網上形式進行。會上討論到香港大學學生會文化聯會評議會(Cultural Council,下稱文化聯會評議會)違反香港大學學生會內務守則(Internal Regulation,下稱內務守則),於評議會會議室(Union Council Chamber,下稱會議室)打麻雀。評議會就此事對文化聯會評議會通過遺憾動議。

法律學會代表張敬生於會前申請進行質詢,張指自己得悉有評議員及其他屬會的幹事曾聚集於會議室內打麻雀,當中包括一名曾與武漢肺炎確診者密切接觸的大學堂宿生。張認為此舉一方面不尊重會議室的莊重,涉嫌違反內務守則,另一方面會對公眾衛生帶來風險。由於張不肯定涉事人的身分,故此質詢未有指向特定評議員,只表明希望涉事評議員能回答。其後只有李志雄紀念堂學生會代表吳泓棋提交書面回覆;文化聯會代表二陳穎亨則表示因為自己不清楚張的質詢對象,故此決定不提交任何書面回覆。

|事發經過

吳在書面回覆及評議會發言中指其兼任文化聯會評議會評議員(Councillors of Cultural Council),當日亦有出席會議,會議中提到以麻雀作為迎新活動,促進關係。吳表示自己在會議中曾提出反對,作為評議員其認為在會議室打麻雀並不恰當,所以曾提議將打麻雀移至在會議室外的走廊進行,但最後涉事人依然選擇在會議室內打麻雀,而吳則未有參與其中並選擇離開。

陳在評議會上解釋事發於7月21日,文化聯會評議會預留會議室舉行會議,大部分時間都在認真開會,只是在會議後,等候外賣期間,有人提出以麻雀消遣時間。其後,他們接到行政秘書馬浩天的電話後,便收拾並離開現場。離開時曾遇到時任署理評議會主席何梓駿及署理評議會榮譽秘書伍泳溵,何喝罵他們道:「Council係畀你哋打牌㗎?」,陳一行人為免發生衝突,未有理會何就離開。陳質疑當時並不在場的張能否就此提出質詢。社會科學學會代表崔俊晟則反駁陳指,所有評議員都有責任保護會議室,認為由何者提出質詢並非重點。

文化聯會會長朱卓楠指當日有四名評議員及五位基本會員參與會議,有參與文化聯會評議會會議的評議員分別為朱、文化聯會代表一黃思朗、文化聯會代表二陳穎亨及李志雄紀念堂學生會代表吳泓棋,但朱未有指明何人有參與打麻雀,而他們接獲電話後便立即離開。

馬認為在會議室並打麻雀不合適,並作出口頭警告,但由於涉事人在接獲警告後有即時離開,故未有作出跟進行動。

|李志雄紀念堂學生會代表吳泓棋就對公眾衛生帶來風險道歉

吳表示會議當日(7月21日)大學堂的宿生尚未被列為緊密接觸者,就未有警覺到打麻雀潛在的衛生問題,低估武漢肺炎的疫情和有損評議會的莊嚴,吳就此鄭重致歉。吳亦有解釋到當時在場的人全程都有佩戴口罩,而當大學堂的宿生被確定為武漢肺炎確診者的緊密接觸者後,涉事者都有在家中自我隔離,對武漢肺炎亦呈陰性反應。

|討論文化聯會有否違反內務守則

陳表示自己當時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觸犯內務守則。因其認為打麻雀只是文化聯會評議會迎新的一環,直至馬致電他們並作出口頭警告,指他們正以會議室作私人用途,才知悉自身違反了內務守則。

朱反對張指錯誤使用評議會會議室應該比其他情況受到更大懲處。朱認為行政秘書是在不久前才表示會議室亦包括在內務守則中學生會出借的資源內,故此,若評議會就違反內務守則一事對他們作出額外懲處,為不公義的裁決。馬則講到當時無就內務守則上的條文向涉事人作出懲罰,是因為涉事人非有意將會議室作私人用途,亦有即時離開。但如果以「先前只有作口頭警告處理」,去合理化內務守則中未列明的會議室內不應有的行為,是不恰當的解讀方式。

張再講到,內務守則之所以沒有特別規管會議室內的行為,是期望大家都有一定的常識去作出相應的行為舉止。內務守則沒有逐項列明,是尊重各評議員作為一個人有基本的常識和理智,希望大家都明白面斥不雅的道理。因此,遺憾動議的目的是希望提醒涉事人犯錯,並不是簡單地以重要動議去提醒大家不要在會議室內打麻雀。同時亦是透過遺憾動議申明評議會的尊嚴。利銘澤堂宿生會代表郭永皓表示在會議室內打麻雀不合法亦不合理,但若有評議員認為合理的話,可以在動議中投反對票。

|討論有否需要向文化聯會通過遺憾動議

陳表示自己願意接受懲罰,但認為評議會無需要就此特別通過一項遺憾動議。陳指出平時評議員在會議室內亦會有進食、使用電話等行為,不認同會議室為非常莊重的地方。張則表示涉事人大多為現任評議員或往屆評議員,應對評議會有更多尊重,形式及守則上都應該要規範自身的行為,以保持評議會的尊嚴,故提議評議會對涉事人通過遺憾動議。

陳其後表示希望釐清遺憾動議的原因為違反內務守則,還是因在會議室內打麻雀有損評議會莊嚴。張認為可以同時就兩件事情提出遺憾動議。張又講到當日涉事人只是避免與署理評議會主席有爭執才離開,未見涉事人有任何悔意,故認為需要作出更嚴重的處分。陳表示自己收到行政秘書的通知才離去,並非張所講因見到署理評議會主席才離去。至於事情是否如張所講般嚴重,陳表示自己有悔意,亦願意接受處分,但就應否用遺憾動議去作出警誡,陳認為警誡有不同方式,例如就事件通過重要議案(important motions),指明會議室內不可進行打麻雀、康樂活動等,可能更為有用。

|通過遺憾動議

學生會會長葉芷琳認為應對申請租用會議室的組織作出遺憾動議,即是文化聯會評議會。馬亦講到內務守則中的條文有列明「組織」一詞,意指當一個組織在租用地方作不當行為或作私人用途,會是該組織而非個人違反內務守則。所以若果想就違反內務守則一事作出遺憾動議,對象應為整個文化聯會評議會。崔同意馬,認為就違反內務守則一事,應只對文化聯會作出遺憾動議,但亦可針對涉事人的不當行為作出另外的遺憾動議。最後就作出遺憾動議的對象,意向表態有兩項選項:1)對文化聯會評議會作出遺憾動議 2)對涉事評議員作出遺憾動議 。

經表態後,第一項有26票贊成、12票反對;第二項為17票贊成、21票反對。評議會決定就違反內務守則一事對文化聯會評議會作出遺憾動議與否進行表決。

陳在討論時重申承認未在有申請時列明用途而違反內務守則,並感到抱歉,但不希望評議員是因為認為打麻雀有損評議會尊嚴而投票。朱亦回應如果以常識去入罪,是人治的表現,不符學生會及評議會提倡的法治理念,希望評議員清楚應該用怎樣的標準去處理屬會事宜。張希望評議員考慮文化聯會評議會違反內務守則的嚴重程度。張表示評議員的身分伴隨一份額外的責任,若評議會不通過遺憾動議去彰顯評議會的權威,才是人治的表現,為偏袒部分評議員。

最後議案以記名方式,在24票贊成、13票反對、2票棄權下,就違反內務守則一事,通過對文化聯會評議會的遺憾動議。

議案通過後,張在評論環節中指出內務守則不可能覆蓋所有情況,因為沒有人能預到會議室內會出現如此荒謬的事情。若以守則沒有寫明不可打麻雀來逃避是次事件十分可悲。張表示自己覺得香港大學學生會向來有其尊嚴,但這份尊嚴是由前人一代一代地去建立,希望大家反省自己,有否尊重評議會這一個地方,以及自己作為評議員的身分,不要令評議會變成一個可笑的地方。張亦講到,法治中亦包含每一個人的常識,如果人們失去對真理、常識、一些普遍價值的理解,這個社會亦不配有民主,不配有法治。

上一則
2020 年 08 月 02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