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即時專訊新聞評議會消息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 Undergrad, H.K.U.S.U. Instant News

評議會消息:工程學會被降格為半附屬學會

2020 年 08 月 01 日

【學苑專訊】二零二零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第六次緊急會議於昨日(7月31日)晚上六時半在Microsoft Teams召開,因應武漢肺炎疫情,是次評議會會議以網上形式進行。會上討論到香港大學學生會工程學會(下稱工程學會)違反評議會附例(By-laws of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Council),最終通過將工程學會降格為半附屬學會(partially affiliated sub-organization),觀察期為兩年。

|工程學會未有尋求評議會指派選舉主任而違反評議會附例

根據評議會特別權力守則(第二號)(Council Contingency Powers Regulations No.2),工程學會要在7月11日舉行周年全民大會(Annual General Meeting),之後在14日內舉行工程評議會第一次會議(1st Council Meeting)。工程學會分別在11日和18日召開周年全民大會,但因法定人數不足而流會。由於周年全民大會未能順利舉行,工程學會於25日召開工程評議會第二次緊急會議(Emergency Council Meeting)去處理周年全民大會問題,其後召開工程評議會會議(20-21年度)。然而,工程學會未有尋求評議會指派選舉主任(returning officer),工程學會代表(19-20年度)呈報至評議會,修憲委員會作調查後將報告交回評議會作討論。

工程學會代表傅海琳解釋到,前兩次召開周年全民大會都有尋求評議會指派選舉主任,但其後因轉為召開緊急會議,加上個人疏忽,因而不小心違反了附例。傅承認因召開的是工程評議會會議,而忽視了評議會附例,無可厚非是自己作為評議員的錯。傅其後講到,是次事件並非有意犯錯,希望評議會能酌情處理,避免將工程學會降格為半附屬學會。

經濟及工商管理學會代表黃琬淇為先前兩次工程學會周年全民大會的選舉主任。黃就事件補充到,工程學會第一次召開周年全民大會有足夠的法定人數,只是最後一條議程不夠法定人數而流會;第二次周年全民大會直接因召開時法定人數不足而流會。但工程學會在未有公布時間及地點的情況下,表示會將事宜移至下一次工程評議會會議處理,其後亦未有邀請自己出任選舉主任。工程學會周年全民大會的最後一項議程進行時無擔任選舉主任,所以黃表示自己無法簽署報告,而早前在第一次周年全民大會通過的議案都需作廢。

|有評議員認為降格工程學會為半附屬學會為量刑起點

前任修憲委員會主席何梓駿認為工程學會是次犯下的錯誤十分嚴重,將工程學會降格為半附屬學會是量刑起點,至於其他在修憲委員會報告中的處分,希望評議員能討論會否有其他量刑考慮因素。

法律學會代表張敬生認為該次工程學會的評議會會議為處理轉莊事宜,故此更須遵從附例,認為降格的懲罰合理。而不論工程學會代表或工程評議會主席,都有責任保持召開的會議合乎程序,故評議會應該就此事對二人作出遺憾動議。

|工程學會被降格將導致其屬會及會員無法於評議會被代表

傅向評議員求情,表示將工程學會降格為半附屬學會,將會嚴重影響工程學會的利益,尤其是迎新時期(Orientation Period)即將來臨。學生會行政秘書馬浩天提醒到評議員即使降格,任何屬會都可借用學生會資源。何亦有回應到工程學會被降格為半附屬學會的唯一影響就是在評議會中其屬會及會員無法被代表。何其後亦有講到若果工程學會有一定的重要性,身兼職責的人必須確保會員的利益,特別在憲章及附例上,院會(Faculty Society)應該作為一個模範,讓其他屬會跟從。

|評議會就酌情處理與否作討論

黃表示工程學會為第一次將周年全民大會的事項移至緊急會議討論,工程學會代表未必留意到於緊急會議上要任命選舉主任亦是可理解。雖然工程學會是一個院會,包含所有幹事,但因今年情況較為特殊,未必有幹事清楚知道需要如何將周年全民大會的事項轉至緊急會議討論。所以即使工程學會代表及工程評議會主席需要被處分是責無旁貸,但未必要降格工程學會。

利銘澤堂宿生會代表郭永皓則表示評議員應要公正地處理工程學會一事。先前文化聯會因觸犯內務守則,於評議會會議室中打麻雀,評議會因而對其通過遺憾動議;但現時工程學會違反評議會附例,則有評議員為其求情。評議員應劃一準則,一視同仁。

社會科學學會代表崔俊晟則認為文化聯會和工程學會違反守則不應混為一談,兩件事性質不一。崔認為文化聯會並非「不知者不罪」,而是在明知故犯的情況下於評議會會議室打麻雀,因為其行為無疑是觸犯了內務守則(Internal Regulation)。崔亦表示到,希望各評議員能夠意識到降格學會和通過遺憾動議的嚴重程度並不相同。

張認為量刑絕對要以遺憾動議為起點,但處分工程學會有幾點考慮,例如今年特殊情況令屬會在轉莊、落莊上有困難,但張自己亦承認此並非合理的酌情點。張其後亦講到評議會的規則有其原因及尊嚴,因此在考慮懲罰時,更要公正及認真地去審視整件事。因為基本會員在加入學生會及其屬會時已同意憲章,以及用票數信任自己的外務副主席會履行自己的職責,除非有合理的解釋或情況十分特殊,違反憲章的行為才能夠有酌情點。而先前自己雖有提及一些不太合理的酌情點,但認為沒有任何原因去包庇工程學會,為此才能確保評議會的裁決及憲章的公信力。

學生會會長葉芷琳表示理解在特殊情況下會有一定疏忽,但正正因今年十分艱難,屬會更應該去遵守憲章。葉提及今年的運作特殊,例如周年大選無法舉行、評議會須動用特別權力守則等。如果屬會無法遵從憲章,憲章的存在亦沒有意思。葉希望各屬會理解即使今年有特別權力守則,對於自身憲章亦要嚴格遵從。作為一個提醒,有需要將工程學會降格。

何表示於15年,施德堂學生會因未有將修憲議案交予修憲委員會,亦未有邀請選舉主任,導致被降格為半附屬學會。當時的施德堂學生會代表及其他評議員亦有就酌情權、公正性等作討論,亦有通過一條決議提醒評議員,必須深明邀請選舉主任及遵守評議會附例的重要性。何亦提到近年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附屬守則(The Affiliation Regulation of The Hong Kong University Students’ Union Council)亦有更改,將遵守附例的空間收窄,顯示違反評議會附例的後果將十分嚴重。

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鄭凱盈認為香港大學學生會有今日的聲譽,是因為其清晰及公正的架構。而擔任學生會公職時亦是一個特別及寶貴的機會去明白何為程序公義。鄭希望各評議員不要因酌情權而開創一個壞的先例,評議員必須尊重自己屬會的憲章。鄭亦有寄語傅切勿因此灰心,指即使工程學會被降格,兩年後便可以申請重新成為屬會。

最後評議會在無反對下,對工程學會代表傅海琳、工程評議會主席葉卓嵐及工程評議會(19-20年度)通過遺憾動議,並以記名方式投票,以32票贊成、2票反對、5票棄權通過將工程學會降格為半附屬學會。

|工程學會發聲明向其會員交代事件

工程學會今日(8月1日)就被降格為半附屬學會一事而發出聲明。其表示此舉並不會影響學會的日常運作、活動舉辦及會員福利等。而工程學會代表於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將成為法定觀察員(Official Observer),仍然保有完整發言權。而監察期將為期兩年,其後可再次申請成為完全附屬學會(fully affiliated sub-organization)。

下一則
上一則
2020 年 08 月 01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