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專訊新聞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 Undergrad, H.K.U.S.U. Instant News

惡法將至 烽火再起 ── 香港大專院校學生聯合集會

由香港各大專院校學生會聯合舉辦的「惡法將至,烽火再起」集會[1]於昨日(6月5日)晚上七時半在香港大學學生會大樓地下平台舉行。集會有約過百名來自不同大專院校的學生參加,亦有媒體於網上進行現場直播。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葉芷琳)

集會主要分為兩部分,第一部份為「回顧2019年《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大會邀請了五名嘉賓輪流分享過去一年間從社運中得到的經驗與感受。第二部份則為「探討港版《國安法》未來對香港社會運動的影響」,共邀請了六位嘉賓上台討論。活動歷時約兩個半小時,最後於晚上十時,在參與者高叫「民族自強,香港獨立」、「天滅中共,全黨死清光」等口號下結束。

 

|回顧2019年《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中大反修例關注組成員羅天祺)

中大反修例關注組成員羅天祺的發言建議現時香港人可以加強文宣工作,例如透過連儂牆及街站宣傳,努力打破牆壁,與社會上持有不同意見的人連結。羅亦呼籲公眾關注受審程序公義及囚權問題。最後,羅帶領參加者一同高叫「香港獨立,唯一出路」口號。

(守護港大聯署小組發起人藍同學)

守護港大聯署小組發起人藍同學的發言中則希望公眾能夠憑藉信念主動為香港出力。藍首先簡短介紹聯署小組由同學自發成立,而每位成員嘅信念都是「應做則做」,希望能盡自己所能,為香港出一份力。藍後表示希望港人能像聯署小組的成員一樣,憑著自身信念一路走來,不應依賴任何團體或政治人物,而是要自己主動行動。一點一滴加起,就能維護香港。

高教公民召集人黃偉國博士)

高教公民召集人黃偉國博士的發言聚焦於香港學術自由。黃認為現時各大學管理層出賣學術自由,令教職員與學者失去保障,無辦法安心做研究。再者,現時高等學府不理想的合約制導致「流浪講師」出現,教職員要看上頭面色,沒有辦法直接以自己名義為運動發聲。最後,黃寄語香港人要像農夫一樣默默耕耘。

好青年荼毒室成員豬文)

好青年荼毒室成員豬文(鄺雋文)發言希望香港人能保持自身的主體性。豬文於發言開首引述了德國詩人布萊希德的一首詩〈這是人們會說起的一年〉比喻現今的香港:這是人們會說起的一年 / 這是人們說起就沉默的一年 / 老人看著年輕人死去 / 傻瓜看著聰明人死去 / 大地不再生產 / 它吞噬 / 天空不下雨 / 只下鐵。之後,豬文表示今年是香港人覺醒的一年,確立了香港人成為共同體、以至確立香港民族在港人心中的地位。他指出這種確立除了令集體建立共同身分,更使每一個人確立自身的主體性。每一個人都可以擁有一份自己的價值觀與理念,不需要其他人告訴你應該做的事,而是你自己覺得有價值便可以去做,就像先前發言的藍同學所講,每個人都可以主動行動去守護香港。香港人不會再像以往一樣,等待政黨、大台及意見領袖(KOL)的指揮,而是抗爭者自身衡量風險後決定參加與否。豬文亦提及自己十分喜愛反送中的「十點鐘鳩嗌」運動,因為每一個人都可以決定當晚的口號,藉此令每個人都得到充權。最後豬文希望港人能永遠記住這種主體性,同時千祈不要過份誇大政權的可怕,令無力感纏繞自己。只要一日香港人能捉緊自己的主體性,香港人都未輸。

思言財雋成員張澍昕)

思言財雋成員張澍昕發表了有關頒布國安法對香港金融市場的影響的見解。張講到香港的金融市場即使在上年激烈的反送中示威下亦照常運作,直至《國安法》宣佈頒行,恆指突然暴跌,證明了其對市場影響之大。最後,張勸喻港人不要被自身的恐懼打敗。

 

|探討港版《國安法》對香港社會運動的影響

大會隨後邀請吳靄儀大律師、港大法律系副教戴耀廷、網誌《無待堂》作者盧斯達、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前發言人張崑陽以及好青年荼毒室成員嚴振邦和阿泉(關灝泉)上台,探討「如何令抗爭烽火再起」、「如何看待國際制裁及攬炒」、以及「香港人在國歌法下應如何走出前路」等議題。

吳靄儀認為香港人非常有才,大家不應對現況感到無力,經歷過反送中運動後,香港人由渴望有人帶領運動,到選擇主動發揮自身的影響力,這都是吳參與多年公眾運動未曾見過的。吳指現階段《國安法》的細節依然未夠,《國安法》問題主要在於執行方式以及執行者身份,將來政權有可能設立專責法庭審理有關案件,包括不讓外籍或外裔人士擔任專責法庭法官,這將會嚴重打擊香港法制。吳認為極權非常脆弱,手段在於控制每個人的思想,香港人只要繼續行使自由,按照自己贊同的方式抗爭,在團體內互相扶持,參加其他人舉行的抗爭活動,極權就無法獲勝。

戴耀廷認為《國安法》立法全不正當,繞過基本法廿三條立法及立法會,亦不被民意所接受,就算政權嘗試在法理上合理化《國安法》,不斷以維護國家安全為由,群眾依舊不會接受。戴認為面對《國安法》,香港人需要的是勇氣,勇氣並非指不害怕,而是縱然害怕但仍堅持去做認為對的事;法例最大作用在於阻嚇力,目的在於令大家心生恐懼,從而癱瘓大家;對抗恐懼的最大武器就是勇氣,而戴認為勇氣早已融入在香港人的血脈之中。戴覺得《國安法》不會令香港回復原狀,亦不會令大家愛中國,只會適得其反,令到人權被嚴重侵犯,引致國際社會關注,從而說服其他國家對抗中共。最後戴表示自己非常樂觀,認為香港人最終定必獲勝,只是不知道勝利何時會降臨,香港人不會因《國安法》放棄一直爭取的目標,而香港人手中的籌碼很多,可以與中共政權直接進行博弈,戴勉勵與會者香港會變得更好。

阿泉則認為吳與戴都非常樂觀,無疑香港人的確在反送中運動進步匪淺,大家願意投入的程度亦為前所未見,所以阿泉認同香港人需要堅持下去。但同時阿泉質問我們應該堅持什麼?另外,香港的情況是否經已無險可守?在國際社會眼中香港的情況依然未夠差嗎?

張崑陽認為現時香港是前所未有的充滿希望;中共強推《國安法》是攬炒派的美夢成真,加速香港的歷史進程,現時香港人民族意識高漲,甚至有外國學者將香港比擬為蘇聯治下的波羅的海三小國,認為香港將擺脫中共的控制;張指中共的急進反映出自身的脆弱,現在中共只是黔驢技窮,開始不能像以往一樣,向國際社會假扮文明自由,各國開始認識到中共的醜惡,而揭起這層虛妄面紗的正正就是香港人,香港人受中共欺壓加速習近平政權與國際社會攤牌的時機,現階段香港人應該將抗爭運動地下化,同時繼續向國際求援,不必在這場鬥大的賭博遊戲中感到害怕。

短期而言,盧斯達對《國安法》下的香港感到悲觀,盧認為《國安法》不會只打擊一小撮人,所謂的「煽惑顛覆國家」未有明確條文,未能預料屆時的判決,所以短期而言情況非常悲觀;但盧強調長遠而言,他對香港的情況感到樂觀,盧以6月4日維園悼念六四晚會為例,指自己未曾想過在維園「香港獨立」的呼聲能蓋過「建設民主中國」,香港人能將悼念六四變成香港國族意識運動,盧認為這正正是因為政權的壓逼逼使大家放棄對其抱有幻想,沒有任何手段能逆轉16年以後急劇加快的香港政治時空,包括《國安法》,一旦大家擁抱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國族記憶就會長存於心裡,不能抹去。盧認為年青一代就是香港民族的載體,每一個無名無姓的素人都是抗爭的主力,就算《國歌法》以至《國安法》的刑罰再重,都不會改變港人的身份認同。最後盧以既悲又喜作結,認為香港民族經過幾年奮鬥終於真正出世,就如韓國、烏克蘭及波羅的海三國一樣,為了命運自決而反抗實屬光榮,長遠而言盧對香港未來感到樂觀。

嚴振邦認為未來的監控必定更加嚴密,他嘗試為香港人找尋應對的心態。嚴希望香港人能借用捷克劇作家哈維爾「living in truth」的精神,渡過未來艱難的日子;面對布拉格之春後蘇聯加大壓逼力道,哈維爾認為只要內心不屈服,積極活在真相之中(living in truth),就能面對《國安法》下的新香港,但嚴坦承這的確像「阿Q精神」。嚴引用存在主義的說法,認為人有主觀性(subjectivity),只要人不放棄自主,保持主觀地確定自己作為一個人,我們就能維持作為人的尊嚴;縱使我們可能被逼跟從,只要我們仍有一絲反抗的心,不願意被支配,繼續忠於自己,我們仍然有選擇的能力。嚴希望與會者能發光照亮制度,避免制度完全黑暗,只要不認命,每個香港人都將「關注共同體」放入自己的人生計劃(life project),其實情況非常樂觀;但嚴亦提醒大家不要依賴樂觀去抗爭,反之,我們是覺得應該要抗爭才去抗爭,重點是忠於自己。

吳靄儀指出,中共進逼至違反中英聯合聲明,令到港人的國際遊說工作更為有力;英國不喜歡承認中共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因為一旦承認,英國需要採取相應行動,但現在連英國都需要承認,甚至在BNO平權上採取行動,由此可見中共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對國際線的影響;吳認為港人要向世界證明,香港民族是一個足智多謀、會成功的民族,令國際認為香港有勇氣之餘,亦值得國際出手幫助,從而得到更多支持。

張崑陽認為現時格局並非單純的大國博弈,其實香港人可以和美國和中國進行三方博弈;張崑陽以美國眾議院與參議院通過《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為例,眾議院結束通過並轉交參議院審理,參議院卻遲遲未有定出表決日期,原因在於相關參議院有很多都與中國有利益勾結;直至十一月黎明行動及衍生的中大保衛戰與理大圍城戰,以及後來的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才逼使參議院通過法案;張以此為例,指出各條戰線並非分開,其實大家都在貢獻國際戰線。張認為香港人不應被動地向國際求援,大家應該主動爭取民主與自由,令國際社會感動之餘,亦要令其他國家認為香港人值得幫助,香港人要向國際展示香港人如何地優秀與足智多謀,而不同行動才能成就香港這個傳奇。

吳靄儀大律師)

 

港大法律系副教戴耀廷)

 

(好青年荼毒室成員阿泉)

(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前發言人張崑陽)

(網誌《無待堂》作者盧斯達)

(好青年荼毒室成員嚴振邦)

[1]:香港大學學生會 shorturl.at/AIO26

下一則
上一則
2020 年 06 月 06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