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訊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 Undergrad, H.K.U.S.U. Instant News

前任學生會會長黃程鋒被指控與張翔「密談」 黃出聲明澄清沒有達成任何協議

【學苑專訊】去屆香港大學學生會大學事務秘書李梓成於昨日(3月30日)透過社交媒體指控署理會長黃程鋒於擔任二零一八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期間,在未有告知學生會幹事的情況下私自和香港大學校長張翔「密談」,以及黃於2018年11月26日的教務委員會中未有提出何時重啟首席副校長環球遴選程序一事。

李梓成向本刊指出,其曾經於學生會勁過活動(Superpass)之前與黃程鋒商討首席副校長任命爭議。李向教務委員會詢問何時重啟首席副校長環球遴選程序一事不果後,即委托黃於11月尾的校務委員會會議中質詢校方。然而當李於12月初問及進度時,方得知黃於會議上並未有問及重啟程序一事,而是約了張翔「密談」。李質疑為何黃在約定張翔「密談」一事未曾知會學生會幹事,以及黃為何不帶同任何幹事隨行,認為事件性質並不合理。

就此黃程鋒於當日晚上(3月30日)旋即發表聲明作出澄清。根據聲明內容,黃指其並沒有在和張翔「會面」期間私下與張翔達成任何協議,而於「會面」中黃向張翔僅表明了兩點。其一,黃打算就校委會主席任命一事成立工作小組撰寫報告;其二,黃要求張翔在幹事會任期結束前開始首席副校長的任命工作,並確保學生能夠參與其中。聲明亦解釋其選擇與張翔「會面」的原因,黃指出該次校委會會議並沒有關於重啟首席副校長遴選程序的議程,故此突然向校長發問並不會得到圓滿答案。黃相信,與張翔「會面」能夠給予其更多空間說服張翔。黃亦向本刊指,密談未必是為最好的方式,亦知道有人會因此失望,對此感到「好對唔住」。

暫任首席副校長「坐正」惹爭議

譚廣亨於2015年副校長任命風波期間,被校委會任命為「暫任首席副校長(Interim Provost & Deputy Vice-Chancellor )」直到港大招聘到新任首副為止。然而今年一月譚廣亨突然離任署理首席副校長一職,並由港大經濟學講座教授及黃乾亨黃英豪基金(政治經濟學)教授王于漸於4月1日替代譚成為署理首席副校。

譚廣亨暫任首席副校長的時候曾發生「坐正」爭議 。2018年,譚依然是暫任的首席副校,但該年十一月時發現兩個招聘副校長的廣告已經下架(包括招聘首席副校長及大學拓展副校長的廣告),因此出現譚或會「坐正」首席副校長一說。此外,當時港大網站大學主管人員一頁中簡介譚為「首席副校長(Provost and Deputy Vice-Chancellor)」,而非「暫任首席副校長(Interim Provost & Deputy Vice-Chancellor )」,令更多人懷疑譚會否自動「坐正」成為首席副校長而非暫任。後來校方回應指若校委會在作出暫任任命時,獲任命的人士之職銜無須附帶「暫任」一詞,而暫任任命的時間長短,需要按照具體情況而定。另外,當時副校長物色委員會因為有多名成員離開港大而無法運作,讓人質疑副校長的物色程序究竟能否進行下去。其後港大學生會聯同港大教師及職員會亦曾就暫任首席副校長程序發表聲明(花開堪折直須折-香港大學學生會與香港大學教師及職員會就暫任首席副校長程序聯合聲明),指譚暫任為首副之位已長達三年半,是為「不尋常」之舉,並質疑校方為何一直並沒有提供重啟物色程序的明確時間表。

今年一月,譚廣亨突然離任署理首席副校長一職,並由港大經濟學講座教授及黃乾亨黃英豪基金(政治經濟學)教授王于漸於4月1日替代。譚的首席副校長委任任期原本直至2020年才結束,未知譚為何突然離任。時任港大學生會會長黃程鋒曾指以王于漸替代譚廣亨的辭任是不理想的做法,學生會期望可以儘快重啟首席副校長的任命程序,因為首席副校長在港大行政中一個非常重要的位置,因此不希望以署理的形式任命。

相關連結:
[1]港大學生會聯同教師及職員會發聲明 促校方重啓首席副校長物色程序

https://www.undergrad.hk/16683

[2]花開堪折直須折-香港大學學生會與香港大學教師及職員會就暫任首席副校長程序聯合聲明

https://www.facebook.com/hkusupage/posts/1972427852815703

下一則
上一則
2019 年 03 月 31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