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議會消息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 Undergrad, H.K.U.S.U. Instant News

選舉監察官遺失施德堂票箱鑰匙 評議會通過遺憾動議

【學苑專訊】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第二次常務會議於昨日( 3月25日)下午7時召開。而太古堂宿生會代表李淑瑤因為於日前施德堂(Starr Hall)學生會補選中遺失票箱鑰匙之事故而遭到評議會遺憾。

選舉結果維持有效

太古堂宿生會代表李淑瑤於3月18日至19日作為施德堂學生會補選的選舉監察官(Returning Officer)時遺失票箱鑰匙,李事後隨即報告遺失票箱鑰匙一事。

於評議會會議中,李聲稱票箱未被開啟過,並一直放置於選舉主任(Election Officer)的單人房(Single Room)中。法律學會代表余澤霖其後質疑選舉監察官如何能夠肯定沒有任何人進入過單人房。施德堂學生會署理主席暨選舉主任林子韜隨即表示他為住於該單人房之宿生,並指其肯定房間已經鎖上,而票箱上的封條亦有法定監察員的簽名。當牙醫學會代表黃柏璁問及有否證據可作證明時,林回應指雖然其未有為票箱拍攝任何片段,然而法定監察員曾確認該封條未有任何損壞,而封條上亦有法定監察員的簽名,同時亦有閉路電視影片證明票箱未曾被開啟過。建築學會代表何梓駿旋即追問,質疑閉路電視影片拍攝的是甚麼過程。李則承認指該閉路電視位處大堂,雖然拍攝到為票箱封上封條的過程,然而未有拍攝到運送票箱的過程。其後馬禮遜堂宿生會代表馬浩天問林有否出入過該存放票箱的房間,林回應指他多數時間均身處於房間之中,而當離開房間時會鎖上房門,故此無人能夠接觸票箱。

何梓駿質問李最後看到票箱鑰匙的時間,李回應為本月18日晚上10時。馬浩天亦發言,指其同為施德堂學生會周年大選的法定監察員,他相信票箱內的選票難以被調換。而李國賢堂代表鄭凱盈認為,假若是次大選結果列作無效,並不能反映真實的選舉結果,眾評議員不應只著眼於一、兩張選票的有效性。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代表羅曉蔚亦提出,需要有具體的證據證明選舉的有效性,例如有沒有照片證明票箱封條沒有被損壞過。而二零一八年度施德堂學生會代表周柏希最後補充,由於事故源於太古堂宿生會代表李淑瑤遺失鑰匙,故此責任理應在其而非選舉主任。評議會最後接納選舉結果為有效。

二零一七年度太古堂宿生會代表亦曾遭到評議會遺憾

同時署理學生會財務秘書馮卓傑指出,鑑如未能夠肯定票箱鑰匙身處何處,故此票箱理應作廢。而就此他建議施德堂作出賠償而彌補香港大學學生會的損失。太古堂宿生會代表李淑瑤隨即表示她願意承擔相關事件的賠償。然而馮指,由於該票箱為施德堂申請借用,故此相關賠償理應由施德堂負責。周其後詢問評議會有否先前案例可作參考,評議會主席則指二零一七年度太古堂宿生會代表玲笙曾因於康寧堂全民大會一事中失職而被評議會遺憾。

根據學苑報導,於二零一七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第四次緊急會議中,選舉監察官玲笙(太古堂學生會代表)坦承在缺席康寧堂全民大會的情況之下,仍於在會議紀錄上簽名,玲其後承認疏忽,向評議會提交對自己的遺憾動議。是次會議曾爭論應否使用「遺憾」該字眼,有評議員認為「遺憾」字眼過於嚴重。然而,遺憾議案最終在二十二票贊成,八票反對及五票棄權下通過。

普選評議員李嘉翹續指,其相信是次失誤由選舉監察官造成,並令選舉蒙受風險,故此他認為是次事件至少需要提出遺憾動議以作警告。而馬禮遜堂宿生會代表馬浩天則不同意,他指是次選舉結果未告無效,故此選舉監察官的失職並非過於嚴重,未致於要作遺憾動議。而康寧堂學生會代表劉嶸霖亦指,於二零一七年的康寧堂全民大會事故中,該選舉監察官為蓄意失職,而今次事故則為無意。太古堂宿生會代表李淑瑤表示,其願意承擔一切由其失職做成的損失,並寫一封公開信向施德堂全體宿生致歉。

陳思齊:重點應在過失而非意圖

二零一八年評議會主席陳思齊其後指出,是次討論的重點並非在於其意圖而在於其過失,他認為二零一七年度太古堂宿生會代表玲笙被評議會遺憾並非因為其動機而是因為其失職。他續建議打算反對遺憾動議的評議員應解釋,為何是次事件並非失職。李嘉翹亦指即使於是次事件中選舉結果未告無效而李淑瑤亦願意承擔賠償,然而她失職的行為仍然存在。何梓駿亦補充,指是次遺憾動議理應作一個警惕,提醒評議員作為一個選舉監察官的職責。

最終憾議案最終在十五票贊成,六票反對及六票棄權下通過。

相關新聞:康寧堂特別全民大會一事將由修憲委員會處理 評議會通過對太古堂宿生會代表之遺憾動議https://www.undergrad.hk/12819

下一則
上一則
2019 年 03 月 26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