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新聞

【大選專訪】專訪候選常務秘書麥嘉晉(上) 麥斥外間傳媒干預港大內政

2019 年 01 月 27 日

【學苑專訊】二零一九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周年大選將於一月二十八日至二月一日舉行。本刊訪問了學生會幹事會候選常務秘書麥嘉晉,了解其希望在關注的議題。麥同學在訪問提到認為今年外間有過多對於港大內政運作的言論及意見,認為外間傳媒不重視港大學生的私隱及不尊重港大的內務運作,麥認為港大學生閱讀坊間的報道會影響其投票意願及選舉選情,因此希望選舉能在不受干預的情況下進行。麥再稱部分傳媒的新聞有炒作成分,亦有部分是傳媒未理解清楚便演繹而來的報道。

麥:候選常務秘書麥嘉晉

(以下訪問內容為逐字稿)

 

問:請自我介紹。

麥:我是麥嘉晉,經濟學學士及經濟金融學學士二年級生。我今次以一人莊參選內閣是因為我曾經嘗試籌組內閣,但籌組不到。即使如此,我仍然覺得要把學生聲音帶入學生會及評議會。因為我覺得以現時來說,學生會反映到的聲音未必可全面地反映到不同學生的意見。我很認同學生會一直以來的理念,如守護學術自主、言論自由及民主精神等等。但同時,我覺得學生會的處事手法可加點深思熟慮。我希望可通過參選學生會去改善這些做法。同時,我希望可以令其它人對香港大學學生會增加信心,因為我發覺近年以來,普遍坊間好像對香港大學學生會有一個比較激進的印象,覺得它好像是一群社會的領袖等等。我希望透過參選學生會可以帶這個信息予社會看看。

 

麥:外間傳媒干預港大內政 不尊重同學私隱及港大運作

 

問:請介紹來年在會務、內務、外務或其它範疇上想關注的議題。

會務方面,我覺得學生組織都表達了尤其對於學生會支援及所提供的資源不足的問題。而我都認同此問題,但我亦認同學生會多年以來都很努力,但當中有許多困難。我希望上任後可多了解有關程序及透過中央幹事的身份與學生組織溝通,了解他們的需要,從而幫助他們。

其次,現時的行政架構中,學生組織附屬院校組織之下。我見他們中間好像有點距離,院校組織未必有效地反映到學生組織的意見。我希望多鼓勵學生組織自行向我們直接提出意見,而不一定要等待院校組織向我們發表請求。但在一些正式的請求上,我覺得都要跟從原有制度,透過院校組織反映。

內務方面,我留意到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的委任,我覺得校委會主席有更好的人選,我亦希望校委會可多考慮現時人才上的供應及學生的訴求。因為學生是學校中很大的一部分,其次有教職員、社會上對我們的期望等。而現時校委會主席未能合適地領導校委會,因為我覺得他的言行有損我們學校的形象。其次,他得不到學生的民意支持。所以,我覺得需要檢討現時校委會主席應否續任。

另外,有關學校對於學生的政策方面。在資訊科技方面,我發覺同學對Portal有相當大的疑問及困惑,這影響到學生的選科及報名,以及其它正式的交流。故我們需多研究方法改善這系統。若有幸當選,我希望可向校方多反映有關方面的意見。飲食方面,我發現學生對飲食的評價愈多愈負面,尤其是新供應商 Sodexo 引入兩間外判新餐廳後。我覺得學校應嘗試吸引更多不同的營辦商,而非一個營辦商同時營運兩間餐廳。若有幸當選,我會反映學生意見予學校。

外務方面,香港大學的學術自主問題上,我覺得近年有不少教授都有在學術研究上有卓越的成就,但校方未必為他們提供到足夠的支援令他們能繼續進行研究或在校內任教。所以我希望向學校反映,學生都很尊重及支持他們,希望校方可予他們更多的支援。其次,有很多外間組織對我們的學生組織有意見,我希望透過成為學生會中央幹事,可以與外間溝通,令他們對學生會及學生組織現有的情況有較清晰及正確的印象。

其次,對戴耀廷副教授應否保著其教席一事,我認為他在學術方面出色,因為我的同學和朋友都有跟我說他的教授令他們獲益良多。我亦感覺到近年外間有很多未必跟港大有關聯的人士都對港大的內政運作發表很多意見。我覺得外間人士這樣做不太合適。若我有幸當選,我希望跟他們溝通及發表聲明,澄清這些是學校的內務,不希望外間的人插手,因為這會影響到學校的自主和運作。

有關民主的推動和選舉方面,若有幸當選,我會繼續提倡普選及法治的推動。因為這是我們的其中一個核心價值,所以我會多參與民主推動的運動或發表聲明,讓大家知道港大學生希望有普選。而六四方面,我們都認為這是一個慘劇,其對言論自由的打壓不好,亦不適合,該等慘劇不應發生。我這內閣會續承港大的傳統,如洗涮國殤之柱及補漆太古橋。而即使我內閣跟支聯會的六四晚會的宗旨不完全一樣,亦不等於我們不能參與。但我們仍需探討及了解學生的意見。若有幸當選,我會多搜集同學的意見看看他們的意向。但即使我內閣不參加晚會,我亦會自發舉辦晚會以表達我們對該事件的死傷者默哀。七一遊行方面,雖然我內閣的宗旨與大會不完全一樣,我們都可能會參與這些遊行,因為我們希望透過大型運動去表達我們的訴求。

 

問:你剛才提及不希望外間媒體對港大內政發表很多意見,你認為外間媒體在什麼方面干預大學事務?

麥:例如學生會舉行的活動,如迎新活動都受到外間傳媒廣泛的注視,如有任何事情發生都會大幅報道。雖然港大作為社會的一份子,有社會人士關心是正常的,但我同時認為媒體不太重視港大學生的私隱及不尊重港大的內務運作。因為這些始終不是對外及公開讓公眾參與的活動。其次,一些論壇,或今次的中央諮詢大會都是港大學生的內務活動,而不是對外的宣言或聲明,我覺得外間傳媒的報道有時不能反映事實的全部。但同時,港大學生及社會人士都會見到他們的報道,更可能影響到港大學生的投票意願及選舉的選情。所以我覺得傳媒不太尊重學校,故我希望他們可以尊重我們我們的選舉,令我們的選舉可以在不受干預的情況下進行,這才是公平公正的。

 

問:你認為有哪間外間傳媒影響到是次中央諮詢大會人們的取向?

麥:我不能列明提出,但我暫時看到尤其在Facebook和新聞方面都有人扭曲到我們候選人的言論和意圖。這令外間都有一種錯誤或不能全面的判斷,影響到大眾對香港大學的印象和形象。

其次,我認為傳媒有炒作的成份,有些小事化大。可能是言論上,傳媒未清楚理解就演繹了出來並報道,但其實與事實不符。如網上有報道候選內閣對時事的取態和意見,傳媒都沒有準確的報道出來。如有關國歌法,先就我自己的內閣而言,我覺得它的本意是好,希望人民尊重國家的精神。但我現時發現到其訂立有模糊位,尤其是以過往經驗,香港或中央政府會有機會或可以運用這法律打擊與自己不同政見的人士,這亦是中國大陸常見的做法。所以我覺得未處理到此問題前,國歌法都不應立法。但傳媒就只片面地報道到我覺得國歌法是合適的這一方面,卻沒有提到我在訪問中提過有相關疑慮,令港大學生有錯誤的印象,故我認為這沒有尊重我們亦並不合適。

 

問:剛才你提到不希望外間團體干預港大事務,亦提到言論自由在不攻擊他人下受到保護。你這樣是否限制他們的言論自由?

麥:我不是希望去影響他們的言論自由,我不會阻止他們。而是希望他們尊重學校的管治自主。因為我感覺上,他們的言論不太尊重學生及學校管理層,因為他們從外人身份上發表意見可能會左右到學校的決定及學生的思想。在相互尊重的前題下,言論自由是沒有問題的。

 

問:你認為先前校園傳媒的報道是公開候選人的私隱和干預選舉嗎?

麥:我覺得外間傳媒和校園傳媒的性質很不同,因為校園傳媒的責任是讓學生了解不同方面的資訊,令學生可接收息的渠道。我覺得學校報道這方面的資訊很合理,因為學生有知情權。但外間傳媒始終不是校園組織,故對校內事務可能不太了解,故他們的報道比較片面,都是較不太尊重學校。而他們的報道對象不是集中於港大學生。始終選舉及校內事務都是較內務的事情,我覺得他們可以關心,但要尊重我們的私隱和自主。我們都不太希望他們干擾學校的事務。

 

問:除卻國歌法外,你認為外間傳媒如何扭曲了你的意圖?

麥:我見到在網絡上,有人對「蒼傲」間接提出他們背後有勢力支持,或報道了他們小部分與現時社會不太認同的看法,然後就集中在這看法上,但我認為該看法並不代表他們整個內閣的整體意見。例如有關人大釋法方面,外間傳媒對他們有不公平的陳述。其實我認為他們對人大釋法一事尊重,但就未必認為所有的釋法都是好或合適,但外間傳媒就片面地把尊重說成他們盲目支持國家的一切行為,所以我覺得這些行為十分不合適及不尊重我們。

另外,有傳媒甚至有侮辱性的行動,因為有些傳媒把他們定性為共產黨成員,或如「狗」般稱呼他們。我覺得這十分不尊重我們學校的學生和選舉。所以我極之不支持和反對。

 

招募「暗莊」解決人手不足問題

 

問:如何解決人手不足的問題?

麥:雖然我只有一人,但我有朋友願意幫忙,因為他們不想擔任中央幹事,因此會如「暗莊」般幫忙。而自己在出版方面亦會請同學幫忙。而籌組活動及福利方面,迎新活動我已找了同學給予意見。雖然可能在行政、財務方面吃力少少,但我相信透過自己嘗試聯絡去屆幹事,可以了解到更多有關做學生會所需的職責及辦事程序。

我個人方面,主力在於處理不同學生組織行政上以及作為常務秘書在處理文書上的事務。若有時間,我會再鑽研如何投放更多時間在外務方面。但現時我想先處理學生會內務和行政上的事宜,因為它是最基本的。

 

問:你口中所講的「暗莊」大概有多少人?他們主要會負責哪一方面的工作?

麥:在宣傳及出版方面,我大概有兩位朋友幫忙,若有幸當選會嘗試再招攬更多人。

其次,在外務方面,在不同議題及大學事務方面,我都有四至五名同學幫忙負責搜集資料及了解有關資訊。因為這些事宜需要很多的資料搜集,我自己一人未必可以全部都看,故想請同學幫忙一起看,然後去探討要作出甚麼回應及行動去應對。雖然我們或未在內外務上有一致的共識,但會務上的工作上我們已有共識。

我自己暫時在學生會的行政及財務上未找到幫手,但我希望在這兩方面可以找到人幫忙。

 

問:知道你和內閣「蒼傲」分開參選,若你們四人有幸當選,會如何跟他們溝通或分配工作?

麥:他們都有嘗試聯絡我,而我亦曾跟他們短暫交談,但就未有深入及詳細地討論過大家應如何分工。但我自己見到,鄭同學及張同學在大學內務上比較有熱誠,所以我希望他們可能可以主力負責大學事務上的事宜,如福利上,因為我見他們有提倡活動的組織及幫助不同屆別的同學發聲,而我不太擅長於福利方面。而李同學亦對大學內務上有熱誠及了解,如她對校委會有一定的認識。但我同時看到她在時事及行政方面有一定的觸覺,故我覺得她可幫忙處理外務事情。若上莊後,我作為常務秘書會跟大學事務秘書會有很多合作,而她都學會了大學事務秘書的工作,我覺得有幸當選的話,可與她一起處理有關事宜,如應對有關校內委員會及政策上的改變。

其次,財務方面,我自己向評議會及其它學生組織了解過財務上的運作,而我對有關守則都有少量的了解,所以我覺得我可以幫忙處理財務方面,如準備預算案。

外務方面,因為人手不足,我認為「蒼傲」三人或許未想投放太多時間於該方面,所以我覺得自己可以幫忙擔當外務工作。

行政管理方面,我覺得我與李同學都可以合作幫忙,因為我認為李同學心思比較細密,而我亦有少量相關經驗。

下一則
上一則
2019 年 01 月 27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