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香港》專欄

【再見香港 1】香港青年時代投共宣言

2018 年 06 月 28 日

文:還有黨

以下文章係為香港青年人平反。

愈嚟愈覺得社會極之需要為「廢青」一詞去標籤化,噉樣去概括年輕一代好咩?委實對部分優秀人才唔公允。8、90後廢青就必定係埋怨社會不公,對香港獨立有無謂幻想㗎咩?青年人定必同政府作對,反中亂港散播仇恨?你估真係咁多個梁天琦陳浩天周竪峰咩。相反,其實香港青年好乖,仲要有唔少愛國份子,對於中國嘅「著數」,近至中港文化交流團,北望神州實習機會;遠至體制內嘅一席位,都趨之若鶩。佢哋可能一向已經旗幟鮮明地支持祖國,又可能係頓悟覺醒,棄暗投紅。

所以話,青年人有好多種。喺 2014 年,當然看似有好多要改變社會嘅熱血青年,但當望見喺上年嘅林鄭月娥造勢大會上同助選班子中,有著幾個熟悉嘅年青面孔時,不得不佩服呢班識時務者,未來社會棟樑。

當學聯三子被提名拎諾貝爾和平獎,世界以為香港青年就係走喺爭取民主自由嘅前端嘅勇士,殊不知知呢類青年人只係萬中無一。信不信由你,過多十年八載,上 SOCI1001 時坐你隔籬嗰位同學已經成功爭取喺建制內佔一席位;雨傘運動時同你一齊衝鐵馬嘅「戰友」,轉眼已經向港共呈獻投名狀,成為有為青年。而我哋嘅城市,唔會係因為中國殖民人口嘅增長而成為 Xiang Gang,而係由喺呢度土生土長嘅所謂本地人一手斷送。

累積統戰成果 適時收割

中共擅於「統一戰線」(簡稱統戰),都唔係咩新鮮事。以往都有唔少人研究過去幾十年嚟,中國以何等方式喺香港發揮影響力,例如陸恭蕙喺〈地下戰線共產黨在香港〉帶出中共呢個執政黨同時作為「地下組織」對香港一直嘅介入,從來都唔只係主權移交後嘅事。中共用各種方式滲入香港社會,行政上,中聯辦直接介入治港;社會層面上,中資或中國分支機構出錢出力建立地區網絡,甚至收編「忠誠反對派」去鞏固權力。

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助理教授林蔚文博士及林緻茵博士亦喺 2013 年出版嘅學術期刊〈China’s United Front Work in Civil Society: The Case of Hong Kong〉中清晰指出,中共並非硬性統戰香港社會,而係一直採取五種手段(融合、籠絡、協調、牽制、譴責),所及範圍包括傳媒、立法機關、地區組織、教育等,成功促使唔同組織協作,能慢慢吸納青年人加入支持政府陣營,同時弱化民主陣營勢力,成件事好有架構同組織。

據說有樣嘢叫港人治港同五十年不變,但要準備香港順理成章地成為香港市,於文化、政治、思維上同祖國接連,統戰呢啲預備工夫必不可少,最重要一方面輸入中國人口同化香港呢個邊陲地方,另一方面確保年青一代唔會成為反中亂港嘅勢力。

廿年以來 利誘不止

向青年人入手,掌控官方教育,發展青年組織,收編有潛質接班嘅人材,成為「重中之重」;香港人天真地以為喺反國教一役中略勝一籌,及時阻止洗腦工程常態化,卻未能阻撓黨向年青一代招手。

先講下為人熟悉嘅大陸交流團同「內地實習計劃」。

成日話保皇黨以「蛇齋餅粽」(由黨給予嘅小恩小惠)喺選戰中收買人心,然後送一車車公公婆婆去投票,青年一輩又何嘗唔係被另一種「蛇齋餅粽」所吸引?去中國交流同埋實習機會一直多不勝數,舉個例, Sem 2 都未開始,網上就已經鋪天蓋地都係「內地實習計劃」嘅宣傳,唔少大專生都為之瘋狂。利申番,絕對唔係戴紅色眼鏡去看待呢啲實習,只想以此為例,帶出人類已經阻止唔到龐大而有系統嘅紅底組織透過經濟誘因作招徠,而且去中國實習,欣賞祖國嘅錦繡山河,無可避免已經成為新一代年青人嘅「集體回憶」。

筆者好奇,如果一早知道活動嘅主辦單位係建制派政黨或中共喉舌,參與者多少要透過後感/影片去展現自己嘅「得著」、對於國情嘅洞悉、對於國家發展嘅感悟⋯⋯講白啲,就係要奶啲紅到出曬面嘅組織鞋底,點解仲有唔少大專生踴躍參與其中?我諗都係離唔開兩個原因:

其一,實際嘅考慮:咁平,why not?

有著數,自然想拎,呢個係人之常情。由維穩組織舉辦嘅活動的確平得唔合理,參與者能選擇唔同嘅中國大城市,參與為期一至兩個月嘅實習,完成後更可以拎返大半按金/保證金,計返開條數平到接近免費,唔去正傻豬。除咗有認識「國情」嘅交流團,仲有愈嚟愈多為響應中國政策,例如「一帶一路」,參加者可以遠赴中亞或東歐地區觀光,高性價比成為最大誘因,即使要聽一啲中國自瀆講座同埋被要求喺分享會上交下貨,都只係小事啫。有啲學生聲稱參與其中,不過係想攞吓著數、識吓朋友,身為大學生,識得分辨真假,冇咁易被洗腦云云。調轉頭諗,到底啲主辦組織知唔知啲學生並非出自真心?參考《立場新聞》早喺 2015 年寫咗個名為〈青年補腦〉嘅專題,受訪者 Crystal 係交流團常客,佢話自己參加呢啲活動但一啲都冇被影響,而且佢嘅參與可以令到少個人被教育,二嚟可以「食窮中聯辦」。當然,我相信當中有唔少理性嘅人,但中共都唔係傻嘅,有人會只求平平地吃喝玩樂係意料之中,中共呢條大水喉每年泵咁多水,哪怕只係影響少數人,若然能藉此影響到呢啲參加者丁點對國情嘅諗法,例如會產生「其實強國都唔係咁差啫」、「中國發展原來咁好」嘅諗法,慢慢跟上親中人士嘅思路,又或者喺追求呢啲著數,淡化部份人對中國人權問題同唔公義嘅不忿,會唔會已經係佢哋眼中嘅階段性勝利?呢種軟性手段,潛移默化又神不知鬼不覺,帶嚟嘅影響比起強硬嘅國教更為深遠,更加不堪設想。

其二,愛國不需理由?其實香港有唔少真愛國青年?

好奇心驅使下,我撳咗啲交流團分享會嘅片段嚟睇,驚覺原來對某啲好青年嚟講,愛國真係唔需要理由。參與者流露一份對於「祖國」嘅熱衷,令人費解香港發生咗咁多事後,赤裸裸嘅政治打壓,連法治都快要成為人治,仲有人講得出啲噉嘅媚共說話。呢啲人更可能係同我哋接受同一種教育,同時見證香港社會變遷,一班二十出頭嘅青年人。其實好多青年人都係活喺平行時空中嘅香港,無論中共幾咁無理介入香港事務,荒誕事接二連三發生,話知係你 DQ 邊個,搞咩一地兩檢,都唔會影響某啲青年對祖國嘅忠愛。

實際地考量,對於啲真心愛國嘅好青年,我哋都改變唔到啲咩㗎啦,而啲去「拎著數」嘅,又唔使擔心佢哋被洗腦,噉其實啲維穩活動係咪無傷大雅,大家去多啲冇壞?

筆者自己冇去過中國實習或維穩交流團,但身邊有唔少朋友都參與過,而佢哋暫時都係正常嘅。或者我哋冇必要完全杯葛呢啲活動,反而應該透過呢啲活動,認清中國社會同政經形勢(雖然預咗過程中會隱惡揚善),一個有國際視野嘅人係唔應該忽視中國。如果相關活動真係有洗腦成分,參加者大可以喺網上開心share第一身經歷,揭露過程,引起大家對呢啲活動嘅關注同警覺。

正視問題:沉默青年先係大多數

其實,點解我哋點解會擔心啲洗腦團發揮到作用?歸根究底,係因為我哋對香港青年冇信心。畢竟,會發聲批判時政,有自己主見同立場嘅人少,而沉默、容易被影響嘅係大多數。

要概觀到香港年青一代嘅身分認同並唔容易。透過 Facebook 同溫層、傳媒定性、各種民意調查,或多或少,我哋會得出「年青人普遍都不滿政府」一結論。以香港市民「身分認同指數」調查為例,一般大家都會解讀做 2008 年以降,因著喺中國發生嘅種種社會問題、香港蝗禍、高官醜聞、民主政制發展停滯等等,出現咗年青人對於身分概念嘅範式轉移,「愛國情懷」由理所當然變成難聽過粗口嘅說話。

我哋認為呢個就係年青一代喺身分認同方面嘅新趨勢,但實情係唔係真係噉?

冇錯,愈嚟愈多8、90後絕大多數自稱香港人而非中國人,近年嘅港中區隔亦由大專界牽起,但諷刺嘅係,對此無感嘅仍佔多數。參考官方民調,普遍青年人並唔積極行使公民權利,以20至30歲為界線 ,人口已經超過 100 萬, 而 2016年嘅數字顯示「年輕選民」約為 64 萬 人(18-20、21-25及 26-30 三個年齡組別),可見對政治無感或自稱中立嘅永遠佔多數。雖然難以推斷呢類人嘅價值觀,但從現實出發,可以臆測到呢類人大概只關心對自己最切身嘅利益 ,不過見到不公或係未好埋身嘅問題,又唔會發聲。佢哋係最容易被影響嘅一班人,亦可以話係中共嘅目標。 當我哋今日覺得建制派用小恩小惠籠絡到啲年長選民,確立鐵票倉,假以時日,我哋認為有公民意識嘅後生仔又會唔會成為下一班建制支持者?我真係唔知道。回想返 2014 年雨傘運動,跟風轉黃絲 Profile pic 嘅人何其多,但大把人過咗一、兩年就若無其事照常生活,攞完光環,及後嘅公民參與就不了。如果風吹邊一邊就多人靠向嗰邊,有朝一日投共先係常態,反對政府成為異類,跟風原理會唔會適用喺相反情況?沉默同自稱冇立場/無感嘅一群係最令人擔心,因為佢哋隨時會成為被利用嘅勢力。就算唔係噉,沉默係一股好好嘅力量,如果大多數後生仔都不談理想,只講實際「著數」,反對勢力不攻自破,世界幾美好。

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

我哋當然唔可以無視唔少默默付出,更係為政治理想賭上前途嘅新一代。樂觀啲諗,情況都唔太壞啩?至少仍有人願意抗衡「中國因素」,例如喺法律層面支援為社運付出嘅抗爭者,為學生會把關,以防有人乘機染紅大專界權力架構。但喺可見嘅將來,我哋可以點樣捉緊抱遊離心態或係冇立場嘅青年人,以免佢哋成為建制嘅棋子或籌碼?假如對香港有使命感,有抱負嘅青年為數增加,我哋大可以建議大家喺各自崗位上發揮影響力,各個方面支援社運;但當愈嚟愈多愛國/隨時愛國嘅青年,公民社會仲可以做啲咩?我哋仲可以仰賴媒體嘅力量嗎?官方掌控教育,但民間可以掌控傳播,筆者相信要對抗中共統戰,加強大眾嘅本土意識係唯一長久有效嘅方法。只有當呢度嘅人擁有堅定嘅意志去立足本土,真心愛呢個地方嘅一切,先唔會出賣呢個城市嘅利益,販賣佢僅存嘅價值。

老土講句,黑到盡頭就係光明,只不過數十年,點可以咁快絕望認命?我哋更要相信,愈係多唔合理嘅事,只會激起愈大嘅反抗,中共想溫水煮蛙,軟性同化香港,令青年人漸漸靠北移,但最壞嘅時刻必定會一石激起千層浪。然而,前提係我哋都要好好裝備自己。正因如此,喺文宣戰上,我哋唔可以罷就,而係要繼續用文化同知識去抗衡中共多方面嘅滲入。

記得之前有篇關於曾銓成嘅訪問,當中佢提到香港其中一個最大嘅問題係「回歸後從未有效地建立國民意識」,其實呢種國民意識已經由唔同方面,不經不覺地植根喺部分人心目中,呢班人唔會因而由衷地愛國,卻會因為來自北方嘅好處而願意愛國。然而,其實同一句說話,可以重組成香港最大問題係「未有效地建立本土意識」,如果更多人願意以香港利益同價值為先,我哋先能抗衡中國呢條巨蟒,不至於螳臂擋車。

然後

自問冇咁偉大,做唔到點燈者為後人開路;但願可以做燈神如蕭生,上述廢噏嘅一切都唔係真。

有時都會諗,自己成日不齒人哋埋沒良心奶共、賣港,但有得奶會唔會奶埋一份?If you cannot beat them, then join them?對未來恐懼,除咗因為懼怕香港變得愈嚟愈陌生,更係擔心自己會認命,或者未至於投共咁極端,但多少都會有成為港豬,向現實低頭嘅可能性。

希望過多十年八載,我哋都唔好成為自己昔日批評、睇唔起,甚至討厭嘅嗰種人,千祈唔好成為香港蓋棺嘅同謀。

上一則
2018 年 06 月 28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