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新聞

補選快訊:專訪學生會候選幹事會 星衍【外務篇】

2018 年 04 月 10 日

【學苑專訊】二零一八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補選將於四月十六日至四月二十日舉行。本刊訪問了候選中央幹事會內閣星衍 [1],了解他們的政綱、定位及對個別議題的看法。

黃:候選會長黃程鋒

候選會長黃程鋒

問:請簡介星衍來年關注議題。

黃:星衍來年會關注的議題可分三方面,分別為會務、校務及外務。來年在會務上較關心的是加強與屬會的合作,所以在來年會特別著眼對屬會的服務及協助,包括物資等。另外,兩年前會費與學費的帳單分開對學生會的影響仍然很大,因此亦會繼續關注會費方面問題。

校務分為兩方面,一方面會關注大學管理層人手上的變動,因為除了校長履新之外,副校長(大學拓展)的物色委員會亦會在張翔履新後繼續進行物色工作。校委會方面,若星衍有幸當選,大部分校委的任期將在我們來年任期內完結,可以預示會有很多新校委上場,因此需要本科生代表以至學生會監察校委代表的變動。在其他校園政策方面,交換生計劃是大家很關心的議題。而最近一些環保政策亦帶來不少同學的意見及迴響,我們會繼續留意。

外務則分為三方面,希望可建構港人對香港未來的想像。第一是政制。我們預示到在任期內會有大事發生,例如一地兩檢的三讀通過、國歌法立法,以至廿三條立法亦有可能出現,這些都是我們很關心的大議題。另外,在文化和產業結構方面我們都希望探討。我們最希望可以建構港人對香港未來的想像。

 

問:為何選擇於補選出選而非周年大選出選?

黃:我閣本來希望參選周年大選,但可惜當時有莊友家裡有事,因此全莊決定不出選周年大選。但後來,知道港大學生會面臨斷莊危機,而且該莊友的問題已解決,因此希望把握補選的機會,出選中央幹事會職位。

 

問:假使你們有幸當選,而沒有內務副會長出選,會否為日後工作帶來影響?你們將如果分配工作以彌補其空缺?

黃: 沒有人出選內務副會長,必然有影響。但其實共十四個職位,無論哪一個出缺,都會有影響。不過,我閣會有人手分配內務副會長的工作,例如候選常務秘書及候選財務秘書將負責學生會大樓的管理、候選大學事務秘書負責校務,而我則負責學生會大樓商店的合約事宜。

 

問:星衍的政治取態如何?

黃:星衍有兩大原則,一是捍衛香港核心價值,二是本土利益優先。因此在政治立場的定位上,勉強來說是本土派。但我閣不主張進行任何標籤,因這些標籤並沒有意義。一來,這些標籤或派系名稱的詮釋實在太多。二來,很多時這些標籤與一些概念有不對等的掛釣,例如本土或港獨就一定等於暴力。我們並不同意這些概念,而且認為不一定掛鉤,而這些掛鉤有時會與現實不符。因此,我們不主張就我閣的定位進行任何標籤。

 

問:對香港獨立有何看法?

黃:我閣支持任何一條可以捍衛香港未來的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出路,但並未有很清晰的答案。我們不排除香港獨立是一個選項,而大家對香港應該獨立的原因亦有很多。有人認為在一國兩制下不會得到我們想要的價值;有人認為香港是一個民族;有人認為香港有條件成為一個國家,因此提出香港獨立。在這情況下,就著獨立後是否能捍衛香港的核心價值,未有清晰的答案,因此現階段我們不支持,但認為有需要討論。

 

問:你們提到因與支聯會立場不一,故不會出席其舉辦的悼念活動,那麼你們對六四持何看法?又有沒有考慮為六四自行籌辦活動或與學界合辦?

黃:星衍基於人道立場,認為六四應該被平反。簡單而言,任何人殺了人都應該負上責任,政權亦然。但我們並不同意支聯會的綱領,因此不會出席其舉辦的悼念活動。在自行籌辦活動方面,我們傾向保留重漆太古橋及洗刷國殤之柱並進行簡單的默哀。至於有沒有其他活動舉辦,若有幸當選就會與時委會再商討。在學界合作方面,我們暫未有打算主動向學界提出合作,但若有其他院校提出合作,我們亦持開放態度。

 

問:七一會否考慮籌備任何活動?

黃:我閣暫時就著七一,希望舉辦國歌法相關的活動。

 

註:

[1]:二零一八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候選幹事會 星衍 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asterism.hku/?ref=br_rs

下一則
上一則
2018 年 04 月 10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