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讀者來稿】當歐威爾極權不再是狂想

2018 年 02 月 15 日

The Perfect Dictatorship 書封。圖片來源:amazon

中國是一個正在崛起但問題多多的國家。儘管中國有不少環境、貧窮、少數民族、專政、經濟隱憂,但中國外交和經濟實力日益強盛,加上日益高壓的統治,更是令不少香港民主派日益憂慮。因此,理解中國的本質,己經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為了理解中國政治的本質,筆者近年經常往返中國。如果你會往返深圳,經過落馬州、福田一帶中國政府的海關,被中國政府檢查證件後,你會發覺,原來一排的證件檢查站後面,有數十部閉路電視排成一行,鏡頭肅殺地對住進行證件檢查的人。這排閉路電視,向所有過關入境中國的人,誠實而坦白地告訴你這個國家無處不在、無孔不入、甚麼地方都看透的極權本質。

當然,如果你深入中國境內,就會發現,就算中國郊區、一些內陸城市沒有如此嚴密的佈防,但中國很多城市,幾乎所有地鐵站都要接受機場金屬探測器檢查。高鐵車站除了要接受機場金屬探測器檢查,進站還要被一部很像歐威爾小說中「電幕」差不多的機器辨別你的臉部特徵(中國叫刷臉)。當然,在香港、台灣、南韓、日本都不曾看見他們的地鐵站有如此嚴密的佈防。走到一些中國城市街上,你會發現不少街道上都有大量的閉路電視,甚至一個街角有好幾部對住你,提醒你政府任何時候都在看你。

到了中國好幾次,就明白到中國其實是一個極權國家。

中國其實具備歐威爾極權的特徵

中國是一個極權的事實,似乎沒有太多學者提出。Stein Ringen的The Perfect Dictatorship是少數敢於指責中國是極權管治的學術鉅著。可是,不少書和論文講到中國政治的局勢,都不會敢於去將中國政體歸納為極權政體。

不過,即使沒有很多人敢於去指出這一點。只要我們拿出極權國家的特徵,與中國現況進行比較,就可以得知中國是不是極權。Stein Ringen的書帶出一個觀點,中共政權其實不是威權而是極權政體。Hannah Arendt的《極權主義的起源》提到極權主義有四個共通點:

(1)製造恐怖統治
(2)統治深入人的私人領域
(3)利用非人性和高效率官僚機構統治
(4)有意識形態主導國家。

對於(1)–(3)點,Stein Ringen提到中共仍有利用巨大黨國官僚系統,進行恐怖統治,而且深入人民私生活。人人都受到監視、觸及政權底線會受無情打壓、令人人敢怒不敢言。人民的網上言論被管制和封鎖、在街上會被維穩人員和閉路電視系統監視、新聞書籍教育都被審查和為政權服務、生育被政府管制、威脅中共的組織不被容許、政府更開始利用大數據監視和掌握國民一舉一動。如果你們到過新疆,看到無處不在的閉路電視、軍警和便衣維穩人員,與當地維吾爾人談話時問他們為何不能留鬍子時他們的謹慎回應和恐懼,就知道政權對人民的管制絕對可以去到無孔不入的地步。至於第(4)點,中共至今仍然利用馬克思列寧毛澤東的思想體系,甚至習近平開始利用中國夢、民族主義尋求正當性,就可見中國仍有意識形態。因此,他指出中共符合所有極權統治的特徵,證明中共是利用極權統治壓制人民來生存。

接下來,我將會進一步利用歐威爾的小說《1984》中的歐威爾極權的特徵進行對照,說明中國其實是一個極權國家。

當然,中國的極權政治能力與歐威爾筆下的極權當然仍有一定的距離,要中國人民相信飛機由黨發明似乎是蘇聯、北韓而不是中國的專利,要將中國異見人士的良知和思辨能力消滅後洗腦似乎仍然是遙不可及的事情。不過,就算中國無法與歐威爾筆下的大洋國一模一樣,但如果具備相似的特徵,具備發展成為歐威爾筆下強大極權的潛力,我們都己經可以講中國其實是一個極權國家。

首先,要證明中國是極權,要先認識歐威爾極權的一些基本特徵:

(1)高壓統治:反對者都會被思想警察逮捕和失蹤,甚至會被殺死。
(2)社會監視:大洋國城市內每個角落都安裝了同時巨備電視和閉路電視功能的「電幕」,方便宣傳黨的想法和監控人民。思想警察、黨員、巡邏隊都會監視人民的生活動向。
(3)扭曲真相和歷史:大洋國可以不斷改寫歷史和事實,真相部的官員天天都在改寫歷史和文獻,而人民被訓練到可以馬上接受黨的說法而忘記真相(書中叫雙重思想)。因此,即使以前大洋國和歐亞國進行戰爭,當他們開始為了與東亞國作戰而和歐亞國結盟,就會改寫所有文獻、歷史資料,令所有人以為黨「自古以來」都是與歐亞國結盟,而大家都會接受。即使黨的物資產量比降低了,但黨會刪改文獻令大家以為產量多了。
(4)洗腦/壟斷資訊:大洋國的真相部每天都會控制所有文學、媒體的生產,因而令所有傳媒由黨壟斷,令人民難以質疑老大哥。
(5)控制性/家庭生活/私生活:在大洋國,黨不許有真正的性愛,所有婚姻都需要黨的批准。家庭中的小孩被訓練去監視自己的父母。當然,所有黨員的家被電幕和監聽器監視,要定期參與黨的活動。因此,他們是沒有私生活的,即使有,都無時無刻被黨監視。
(6)具備意識形態,而且會動員人民民族主義仇恨情緒、領袖個人祟拜和盲目服從:在大洋國,人民支持當局推銷的社會主義。人民需要參加黨的集會,表示對老大哥的服從,對敵國的民族主義仇恨情緒。
(7)社會主義變成形式上的口號,但實際上貧富懸殊嚴重,社會資源由精英壟斷,花在他們自己的豪華生活、戰爭和維穩事業上。
(8)管控專制(Controlocracy):Stein Ringen提到中國是帶有「管控專制」的極權,指人民害怕政府的底線而自我設限和自我審查。在《1984》中,即使沒有法律禁止,男主角Winston覺得去黑市買東西、偷偷找小三、在電幕面前露出不滿意的表情是不行的,因而只能偷偷摸摸地做,不敢公開張揚。可見,在極權底下,有不少底線是不應該試探的,因而令人自覺地自我審查不敢公開做一些事情。

當然,除了北韓、前蘇聯、納粹德國之外,現在的中國其實都具備了以上的所有元素:

(1)高壓統治:所有異見人士會被各種方式打壓。一旦示威,會被鎮壓、打走。一旦表達不同意見,會被逮捕,甚至要坐牢。
(2)社會監視:在中國,全國有8000萬黨員,即是平均每13–14人有一個黨員,有利社會控制。所有社會組織、傳媒、重大商業機構內,內部安插了黨的人員,重大業務都由黨監視和控制。當然,社會上除了有公安,還有城管、便衣等維穩人員維持社會秩序。更重要的是,即使北韓、納粹德國、前蘇聯都做不到電幕一類的監視設備,最多只有監聽裝置。可是,中國除了監聽,還在不少城市的街道、地鐵站、酒店等地方都安裝了大量的閉路電視監視國民。中國政府早前還利用閉路電視的臉部辨別系統在廣州的火車站發現了一個異見人士黎學文,之後馬上帶走。中國政府更利用閉路電視系統監視所有胡亂過馬路的人,將他們的資料放到公開網站上「公審」他們,甚至將他們胡亂過馬路的事報告給他們的僱主。中國政府更被指責開始有系統地搜查公民的指紋、聲紋、DNA數據,有系統地搜集公民資料,有利監視。「支付寶」等電子支付系統更被外界指責是中共有系統地了解人民消費習慣的陰謀。當然,中國的社會監視在城市最強,在鄉郊和一些二線城市較差。不過,歐威爾筆下的大洋國都一樣。中國政府更試圖利用「社會信用機制」,為公民在社會、網絡上的表現評分。評分較高者將得到特權,評分較低者將會變成二等公民。
(3)扭曲真相和歷史:扭曲歷史和真相,中國政府絕對是強者。在中國,社會中不少人對六四、文革這類歷史事件的知識極度無知,自然源於政府對歷史資料的控制。在新疆、西藏問題上,中國人民多是聽到政府的觀點,往往都以國家安全為出發點,指責分離主義和恐怖活動。可是,政府和傳媒卻不會告訴他們中國政府在兩地語言、文化、宗教等政策上的高壓壓制。在環保素質、GDP、政府生產量、政府扶貧政績等數據上,政府會經常做假,欺騙外界。
(4)洗腦/壟斷資訊:在中國,報紙和電視台等新聞機構由黨的審查機關監視和控制。更重要的是,外國電影、書本都由審查機關決定能不能入境。最重要的是,中國只有由中國政府控制、監視、刪除敏感資訊的內聯網,卻難以接觸外界互聯網。
(5)控制性/家庭生活/私生活:今天中國對私生活的控制當然不及北韓、歐威爾大洋國。畢竟,現在孩子己經不會舉報和批鬥父母。不過,私生活控制仍有一定程度。在生育方面,中國政府利用二孩政策(早前是一孩)控制生育。本來中國人還可以慶祝聖誕節,但現在中國政府開始防止人民聚集去慶祝聖誕,利用文宣系統攻擊聖誕節一類外國節日。與歐威爾極權一樣的是,即使平民私生活限制較少,黨員在性生活等方面的道德限制較高。在中國,公務人員找小三、多了飲酒這類小事都可以被黨內政敵視為貪污黑材料。
(6)具備意識形態,而且會動員人民民族主義仇恨情緒、領袖個人祟拜和盲目服從:中國都有意識形態,馬列毛思想依然有一定影響力,但習近平「中國夢」當中的強國民族主義思維己經成為最新的意識形態。中國都開始更強調領袖的個人祟拜,為習近平進行形象工程,在媒體等地方為他歌功頌德。中國政府都喜歡動員民族主義情緒。進行反釣魚台示威,利用薩德導彈系統一事動員反南韓情緒。
(7)社會主義變成形式上的口號,但實際上貧富懸殊嚴重,社會資源由精英壟斷,花在他們自己的豪華生活、戰爭和維穩事業上:雖然中國是資本主義和計劃經濟混合體,與計劃經濟為主體的大洋國不同。不過,兩者都是以社會主義平等富裕社會為名,卻行階級不平等之實。中國的高官花錢在豪華生活、維穩、好大喜功地盲目建基建,但卻不會花這筆錢更有效率地扶助貧困山區、農民工、貧窮老人所需要的教育、公共衛生、電力、供水系統、社會福利金。
(8)管控專制(Controlocracy):在中國,很多知識份子、學者為了害怕政府懲罰,會自我審查不講敏感的事,甚至禍連不少香港和海外的新聞報導、學者、作家、出版社、電影創作。

所以,即使中國在洗腦和篡改事實等方面的能力還未追上大洋國,但中國己經具備了歐威爾極權的8大重要元素,己經是一個極權國家。香港和外國很多學者、市民、知識份子、政界人士還無知地以為中國愈變愈好,以為中國歷史會自動地演變為自由民主,以為中國不是極權而是假民主。這些人恐怕只是一群天真、入世未深、跟旅行團走馬看花多過深度遊了解中國的白痂。只有認清中國愈來愈極權的本質,才有正確認識這個國家的可能性。

如何反抗

既然歐威爾能夠對極權政治有如此深入的研究,他有沒有提供任何出路?儘管歐威爾對現實世界十分悲觀、無力感很重,以致男女主角最後都失去了自己的獨立思考和良知,但他自己都有一套反抗之道。即使黨的控制和監視如此高壓,但書中的男女主角會嘗試去保持良知和自己的思考,勞力去堅持自己的信念和守護所愛的人。儘管無產階級那些基層沒有足夠的思想和知識,但他們保存了人性和反抗細胞,等待機會。只要能夠守衛自己的良知,代代相傳,總有一天,時機到,就可以改變。當然,東歐和不少前蘇聯統治底下的人,就成功堅持下去,值到蘇聯解體。

當然,即使中國是極權,情況應該不如歐威爾筆下的極權那麼嚴峻。也許是因為1980年代改革開放到2012年開始有一些改變,為知識份子、勞工和公民團體充權,令他們的週旋的力量提升了。因此,儘管極權統治下高壓和監視多,但除了保存信念,偶爾都會有一些群體性事件去要求環境、勞工權益、反拆遷這類小事。正正是因為這些小事上抗爭,令社會抗爭的活力較強。一旦機會來到,他們堅持信念和持久勞力為小事鬥爭的力量可能會衝破那極權的大霸。更重要的是,香港只是假民主,仍不是極權,令社會抗爭和思想解放較為有利。

在1985年,所有人都以為前蘇聯會千秋萬世永續統治到22世紀,就算不能征服地球都會永續極權。可是,世界上卻沒有很多人發現原來蘇聯在1991年解體。即使敵人是一個極權,但只要堅持信念,持久鬥爭,我們一定可以在一個合適的時機追求我們的解放。

下一則
上一則
2018 年 02 月 15 日

關於作者

wangyiyif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