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經叛道》專題社會文化置頂

【離經叛道 7 】反叛是最好的褒義詞——專訪米奇老味神奇屋

2017 年 12 月 06 日

訪、文/張文禧

Hip Hop,總伴隨著反叛。我們難以去簡單地界定Hip Hop,她不停地變化,紀錄著一個又一個時代,但當中必定有反叛的身影。不論是牆上色彩鮮明的塗鴉、街頭上充滿挑釁性的舞蹈動作、節奏強烈的音樂,抑或言辭鋒利的說唱,都讓我們熱血沸騰。那是我們心中的反叛因子在作動。

Hip Hop起源於美國紐約的貧民區,那是處於後民權運動時期的美國。那是一個種族歧視於法律條文上消失的時代,黑人既可投票,亦可入讀大學。然而,種族歧視仍存於社會之中。Hip Hop成了他們訴說生活不公及宣洩憤怒的重要途徑。那是對制度以至社會的吶喊。

Hip Hop為一種次文化的統稱,當中包含四大元素──塗鴉(Graffiti)、說唱(Rap)、打碟(DJ)及街舞(Breakdance)。Hip Hop出現於70年代的美國,及後壯大並發展至世界各地。至於香港,Hip Hop雖不在鎂光燈之下,但一直都在。一部中國綜藝節目《中國有嘻哈》,將Hip Hop再次帶到大眾眼中。節目中,MC Jin化身成嘻哈俠,成為焦點。港人於facebook中洗版,再次將MC Jin與黑人rap battle的片段翻出來,大眾好像再次關心起香港Hip Hop,或者準確而言,Rap。

「米奇老味神奇屋」(米奇老味)為這兩年的後起之秀,成員有奶油包、馬太福音、劈友方、健康華、蜜蜂翁及漢和。他們自稱為「富林黨」,並以「六大富豪」自居。短短兩年,「富林黨」於香港吸納不少黨員,亦有不少同志出席早前舉辦的國民大會。今次有幸邀得其中兩大富豪──奶油包及馬太福音作專訪。

反叛,是我們的精神

「喺香港,反叛係一個貶義詞,但對我嚟講,係最褒義的褒義」米奇老味六人於小學相識,中學混熟。凝聚他們的,正是反叛。當年,身穿中學制服的他們,想要對森嚴的校規作些少反抗,一起做了不少傻事。長大後,眼看社會上每個人都在走同一條路,他們想要踏出不同的步履。「唔想人哋講咩就做咩。」於是,在那一個奶油包向其餘五人分享一首中文rap作品的晚上,他們錄製了第一隻碟。「米奇老味神奇屋」亦因此組成。

所謂禁忌

「劈友」、「黑社會」、「白粉」等都是米奇老味作品中常見的字眼。他們的作品帶有一點匪幫說唱的風格。Hip Hop 文化起源自東岸的紐約,但匪幫說唱則來自西岸的康普頓。匪幫說唱內容大多牽涉幫派、毒品、暴力和性,歌詞句句有粗口。可能你會覺得匪幫說唱教壞細路,或者一邊聽一邊「打冷震」。然而,那是當時活在康普頓的黑人的生活寫照,當然詞中必然有虛構成份,但不能否認其反映了當時的社會亂象。那些說唱歌手將這些社會認為的禁忌寫進作品中,是因為那是他們的生活,至於米奇老味則是想要挑戰這些所謂禁忌。

「禁忌喺邊都發生緊。你唔理佢,唔講佢。佢都係發生緊。」在香港,不論是性抑或暴力,都是禁忌地存在。他們卻認為,假如大家對一件事反應如斯激烈,那更應該要有更多的交流。的確,相比站在道德高地,潔癖地批評,我們更應觸及那些禁忌,繼而作反思。

黑社會主義好

《黑社會主義好》整張專輯諷刺中國共產黨,問及專輯的創作意念。馬太福音直言,專輯的起點是他們被問及的一句話,「你知唔知世上上最大嘅黑社會係咩?係共產黨!」。奶油包則指並不是他們故意去創作與政治有關的作品,而是政治主動找上門。的確,處於今日香港,政治找上每一個人。

//新中國嘅黑社會係第一

富林黨嘅世界完全冇原則

六大富豪唔知道咩叫民主

從此以後冇真嘅普選 //

──-〈黑社會主義好〉

//以前你條女好純 以前佢好蠢

今日教佢大藥進 我哋一齊掛揮春

我條中國撚 仲長過長頸鹿

含左佢你就有孔雀石綠//

── 〈大藥進〉

//成班學生擔哂遮 大嗌 やめて

差佬唔撚理 胡椒噴霧周圍啡

黃之鋒 一擘大口就比催淚彈顏射//

──〈坦克車〉

//一黨專政 講嘢小心啲

同我收撚皮 跪低含我小「deedee」//

──〈馬克思〉

專輯以〈國歌〉作開章,米奇老味將自己代入成共產黨,並作戲謔。聽畢整張專輯,或許你會認為他們想藉作品推動某些政治議題或推倒某些制度。奶油包指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意見,希望抱持不同意見的人,在接觸這張專輯後都會有反應,從而帶來成長。他們強調於作品中最重要的,不是黑社會,亦非反共,而是當中的精神。

做自己

他們口中的精神,正是做自己。他們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啟發這一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不要被鉗制。「現實係現實,但唔好俾現實打敗,而放棄夢想。」當我們嘗未開始探索未來,就被握扼殺所有憧憬,一雙雙無形的手將我們推向所謂「康莊大道」。有多少人為了那「更好的未來」,而此刻做著自己討厭的事。推動米奇老味走下去的,正是他們由衷地熱愛自己正在做的事。

//同你講個秘密啊 我哋點解咁有錢

都係因為我哋六大富豪個個都搵到人生真正做人嘅意義係啲咩嘢//

──〈一生一世〉

Keep It Real

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這是許多人對香港樂壇的批評。他們認為香港的歌手並非技巧欠奉,而是不夠誠實,害怕因「講錯嘢」而失去賺錢機會。而Hip Hop其中一個精神正是真,將一切毫無掩飾地呈現於作品之中,哪怕是被社會界定為禁忌的一切。他們坦言現時Hip Hop於香港正處於成長階段,仍在尋找甚麼是Hip Hop 及其對香港的意義。

上太空

最後問及米奇老味未來的計劃,他們立即開玩笑指要上太空。他們正在準備下一場表演及下一張專輯,並坦言只要六人聚在一起便會有源源不絕的靈感。相信只要他們六人在一起,便能完成許多看似不可能的事。或者,有一日,真係上太空。

結語

米奇老味於訪問中一再強調要做自己。在香港,自初次睜眼那刻,大人們便將一幅又一幅由他們描繪的風景,安放在我們眼前。倘若,我們想要追尋自己的景象,便是離經叛道。他們給予我們的選項,除了服從,仍然是服從。其實,在這時代,堅持自我,已是一種對社會的反抗。

MC Jin現身《中國有嘻哈》,引起港人關注,帶起話題。當然,此節目本身亦有不少爭議,黑箱、內定和導師資格等。Hip Hop坐大,固之然好。然而,Hip Hop不只是一種藝術或文化,更多是一種態度和思想。關於說唱,不只是押韻和技巧,更多是自由的表達和不畏強權的態度。正如台灣說唱歌手大支唱道「嘻哈不只音樂 是思想音階」。此刻,《國歌法》已被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中,政府亦正準備展開立法程序。可能,在不久的將來,那一首由蜜蜂翁用小號吹奏的「國歌」會成為禁歌。可能,某一日,《黑社會主義好》會成為違禁品。在那之前,或許我們應該,「同米奇老味揭竿起義拎起士巴拿 同呢個唔合理嘅制度講さようなら」。

下一則
上一則
2017 年 12 月 06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