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經叛道》專題社會文化置頂

【離經叛道 6 】抗衡一劏再劏 守住居住空間——專訪 Hour25 Production 黎永鋒

2017 年 12 月 04 日

訪、文/林詩晴

 

香港的住屋問題一向都已經講到爛,即使你是一個註定買不到樓所以懶於 follow 相關資訊的廢青,你應該也有聽聞過,最近大家都在談論一個在香港開始流行,但其實在外國社會已經盛行多年的生活模式,稱為共居(co-living)。上網搜尋關鍵字,可以找到市面上多個打著共居旗號的各大小規模項目,包括政府早前與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合作推出的「社會房屋共享計劃」;然而,它們的方式及理念各有異同。面對地產霸權,我們唯有自救,本地獨立建築團隊 Hour25 Production 提倡民間醞釀的住屋模式為這一代的出路,筆者有幸訪問其成員黎永鋒,談共居如何反抗香港荒謬的住屋環境。

擺脫霸權枷鎖,做屬於社區的房屋

 

對建築師而言,一日二十四小時永遠不夠用。 Hour25 Production 的四位成員結緣於大學的畢業冊設計,畢業後雖然各有正職,在一天的第二十五個小時,他們組成這個團隊,繼續燃燒對社會設計的熱忱。阿鋒指,這幾年他們體會到縱使自己走在建築設計業的前線,實際上對住宅建築的控制能力卻很微弱。身為建築師,他們自覺有責任令人住得更好,思忖如何對抗港人被迫捱貴租之餘愈住愈細的趨勢,於是萌生起推行共居的念頭。「做設計嘅,如果都係繼續幫地產商起樓,基本上完全救唔到香港,所以我哋想用空餘時間去做啲嘢。」

 

根據美國顧問公司 Demographia 的《全球樓價負擔能力調查》(“Demographia International Housing Affordability Survey”),香港樓價入息比率為 18.1 倍,不但遠超排名第二的悉尼( 12.2 倍),更已經連續七年位居榜首,以樓價最難負擔之名揚威國際。姑勿論該調查已沒有把房屋的類型或面積計算在內(報告稱香港的新建住宅的面積「狹小得不正常」),要 18 年不吃不喝才買得起價值幾百萬的家,反映出香港的發展模式極度不健康。就此,阿鋒認為政府不斷叫人香港人繼續買樓上車、要登上置業階梯是錯到不得了的觀念;為了擺脫霸權的枷鎖,我們此刻就要另覓出路。「香港嘅住屋一定要同投資脫勾先可以走下去。」阿鋒如是說。

 

放眼看荷蘭和丹麥等外國社會的例子,其實真正的共居源於社區,是居民自發的,他們希望重投群居生活,改善現代社會不及從前的鄰里關係,也為小朋友的成長空間著想。 Hour25 Production 希望將其社區性的概念在香港實踐,而要仿效這種模式的共居,他們認為可以從村屋開始。村屋一般有三層,每層 700 呎,即一共 2100 呎,以 12 位租客來計算,每人除了有 100-120 呎的獨立房間,房間以外的共用空間可達 800-1000 呎。阿鋒指市區唐樓的限制較多,一般只能在原來的房間間隔裡做平面設計,而村屋的好處是其佈局較有彈性,我們有更大自由度去調動和設計空間之間的關係。譬如 G/F 較多人出入,劃為寬敞的共用空間最為理想;頂樓則不太就腳,可以住多些人。

 

「做共居有兩個好處:第一,佢係一條出路,大家 share 資源令大家住得平啲、空間有返咁上下質素;另外,唔需要等業主畀你一個 assignment ,我哋自己搵空間做設計,主動喺社會針對居住環境搵解決方法。」阿鋒強調,在他們理想的共居模式當中,關鍵之處是必須要達到一個「三贏局面」,意思是「租客唔使畀貴租,業主唔會蝕住租,而我哋從中做設計、管理嘅可以得到合適嘅回報。」因此,三方之間並不存在、亦不必存在所謂要以低價出租做蝕本生意的「良心業主」,抑或是謀取暴利的財團,三者各取所需,是平等的關係。「如果只有某一兩方付出,佢哋一定會 suffer ,而 suffer 到咁上下就會退出呢個遊戲,唔想做落去。」

 

雖然共居模式近幾年開始普及,阿鋒認為它們很多是以「共居」為包裝、作宣傳口號而已,背後由大發展商策劃,欠缺社區的元素,與共居原本的理念大不相同。另外,對於社企「要有光」尋找不斷賺市民錢的發展商和投資企業,資助基層家庭租住環境較佳的「光屋」的做法,他亦表示不認同。他認為,真正的社會不能夠倚靠某些人「做善事」,畢竟幫得一時唔幫得一世,我們要自救就要令社會更加平等,脫離每每要善心人士施捨,或是去求不斷壓榨窮人的財團高抬貴手幫一下窮人的方式。說到底,一個可以持續發展的模式應該在民間醞釀,利用民間的資源(意即小業主、租客,以及以民間的收費去提供設計服務的人)來營運,靠社區的力量去實踐及維繫。

 

共居為住屋選擇

 

上述提及到的社企「要有光」營運「深井光屋」為 40 幾戶基層家庭提供可負擔的住宿,旨在給予空間和時間他們渡過難關,一般最多租住三年,期間每月會有社工上門跟進,協助租客規劃生活及改善經濟狀況。這類住屋計劃屬於「過渡居住」(transitional living),針對給有需要的市民一個瓦遮頭,紓緩房屋問題,而事實上坊間不少共居項目,如團隊 Synergy 推出的「書匯」,雖然沒有設下強制性的租住期限,同樣定位為過渡性質。被問及對於過渡性住屋的看法,阿鋒指他們是反對的,倘若共居能夠減輕人們經濟負擔之餘提供更有質素的生活環境,它可以普及並成為港人住屋的選擇,一條實實在在的出路,毋須規限為一個僅供人短暫靠岸的地方。

 

當然,既然要打造一個適宜長期居住的環境,就要考慮到一些已成家或計劃結婚生育的人的住屋需求。就此,阿鋒提到他們重視屋內要有徹底的私人空間,以及情侶夫妻的性空間,「要做到有屋企嘅感覺,呢啲嘢係一定要有嘅,如果仲係要同人瞓碌架床,基本上係當自己住一年 hostle ,噉樣好可悲,因為唔通畀三、五年時間過渡,就可以買到樓咩?」

 

阿鋒舉德國為例,指德國有健全的樓市政策,有租務管制,比如說業主收多於標準價 10% 是犯法的,要罰款繳稅,人們固然不會突然被加租。縱使如此,在有保障的住屋環境底下,許多德國人還是希望尋找更理想的生活方式,幾個家庭選擇住在一起,目的是過群居的生活。「唔好以為富裕或房屋制度好嘅國家就唔需要呢啲嘢,其實係睇你點樣看待生活,共居係其中一個模式,所以唔係過渡性嘅嘢,亦唔需要設年期。」

 

地方大啲、靚啲,只要大家一齊用

 

無可否認,對於崇尚獨立生活的香港人而言,一旦想到要跟素不相識的人成為共住同一個屋簷下的鄰居,共用廁所、廚房、客廳乃至間中一起吃飯、洗碗,即使代價換來更適宜的生活環境,很多人還是會為之反感,可避則避。值著共居, Hour25 Production 希望抗衡人們渴望擁有屬於自己的東西的心態,喚醒人們對生活空間的嚮往。要知道,擁有欲本身並無不對,但偏偏一眾發展商不擇手段推銷納米樓、蚊型單位等扼殺合理生活空間的住屋,以獨立廚廁為賣點,有些人為了擁有,寧願屈就妥協、降低對居住質素的要求,這個現象才值得擔心。

      

阿鋒解釋,他們並非要提倡共用廚廁,只是,面對荒謬的地價,為了維持生活水平,這是解決當前空間問題較人道、理性的方案。現實是許多業主為了迎合所謂每個單位該有一個廁所的既定條件,盲目地一劏四,做了四個廁所,結果房間面積更加所剩無幾,有些更是四牆無窗——這是最惡劣的做法,在建築設計抑或生活空間的角度亦然。「溝通、 compromise 、付出、 sharing 嘅過程都係一種學習,唔可以話因為本身唔熟,就要畀返每人一個獨立廁所,噉就等於走返劏房條路。

 

阿鋒坦言,他們現正與一名村屋業主接洽中,惟仍然在處理有關起動資金的問題。除了要為村屋做設計,修補窗戶、處理裂縫、安裝抽水馬桶、化糞池及冷氣等等都是不可或缺的基本修葺工程,各種現實的因素和考量,在沒有財團支撐的情況下難免需要一點時間才能慢慢解決,加上四位成員都各自有正職,因此項目進展不快也是有原因的。阿鋒又提到,社會上較激烈的環保分子以及一些在新界居住在只有旱廁、沒有冷氣的村屋的村民,表示他們在如斯簡陋的房屋配套下照樣能夠生活,對於這類意見,他說:「我覺得呢啲人貌似好貼地,其實係好離地,普遍嘅人唔會接受到。要人行到你嗰一步,件事情就要易入口,例如基本交通要合理、(租客)要有正常社交生活、有正正經經嘅廁所可以用、好熱嘅時候要開得到冷氣,呢啲係最基本嘅嘢,要保持 quality of life 。有冷氣唔開係一回事,但冇嘅話就係有問題。」 Hour25 Production 對於住屋的基本元素的執著貫徹始終,他們的目標明確,就是希望盡一己之力幫香港人守住生活。

 

後記

 

這是一個怎樣的年代?住宅劏房化,劏房曲線合法化,人人夢想有個安樂窩,現實卻只能夠蝸居。新一代建築師、設計師花盡腦汁構思如何使「劏房變豪宅」,教人層出不窮的家居收納攻略,各種「活用空間」的技巧應運而生,表面上在回應住屋問題,但細想起來其實荒謬得很,他們終究是在替發展商推銷根本不應存在的商品,合理化一劏再劏的居所。

 

記得阿鋒在訪問的最後提到,時下香港人對生活空間基本上沒有很高要求,除了凡事與金錢掛勾,就是考慮交通便利、方不方便上班上學,基本上很少人會話「呢個空間好好,好想住入去」,慨嘆為何當建築師卻不能給予人們這種感覺。筆者同樣身為建築學生,亦以此自勉,期待 Hour25 Production 在不久的將來順利實踐他們的共居理念。

訪、文/林詩晴

 

香港的住屋問題一向都已經講到爛,即使你是一個註定買不到樓所以懶於 follow 相關資訊的廢青,你應該也有聽聞過,最近大家都在談論一個在香港開始流行,但其實在外國社會已經盛行多年的生活模式,稱為共居(co-living)。上網搜尋關鍵字,可以找到市面上多個打著共居旗號的各大小規模項目,包括政府早前與香港社會服務聯會合作推出的「社會房屋共享計劃」;然而,它們的方式及理念各有異同。面對地產霸權,我們唯有自救,本地獨立建築團隊 Hour25 Production 提倡民間醞釀的住屋模式為這一代的出路,筆者有幸訪問其成員黎永鋒,談共居如何反抗香港荒謬的住屋環境。

 

擺脫霸權枷鎖,做屬於社區的房屋

 

對建築師而言,一日二十四小時永遠不夠用。 Hour25 Production 的四位成員結緣於大學的畢業冊設計,畢業後雖然各有正職,在一天的第二十五個小時,他們組成這個團隊,繼續燃燒對社會設計的熱忱。阿鋒指,這幾年他們體會到縱使自己走在建築設計業的前線,實際上對住宅建築的控制能力卻很微弱。身為建築師,他們自覺有責任令人住得更好,思忖如何對抗港人被迫捱貴租之餘愈住愈細的趨勢,於是萌生起推行共居的念頭。「做設計嘅,如果都係繼續幫地產商起樓,基本上完全救唔到香港,所以我哋想用空餘時間去做啲嘢。」

 

根據美國顧問公司 Demographia 的《全球樓價負擔能力調查》(“Demographia International Housing Affordability Survey”),香港樓價入息比率為 18.1 倍,不但遠超排名第二的悉尼( 12.2 倍),更已經連續七年位居榜首,以樓價最難負擔之名揚威國際。姑勿論該調查已沒有把房屋的類型或面積計算在內(報告稱香港的新建住宅的面積「狹小得不正常」),要 18 年不吃不喝才買得起價值幾百萬的家,反映出香港的發展模式極度不健康。就此,阿鋒認為政府不斷叫人香港人繼續買樓上車、要登上置業階梯是錯到不得了的觀念;為了擺脫霸權的枷鎖,我們此刻就要另覓出路。「香港嘅住屋一定要同投資脫勾先可以走下去。」阿鋒如是說。

 

放眼看荷蘭和丹麥等外國社會的例子,其實真正的共居源於社區,是居民自發的,他們希望重投群居生活,改善現代社會不及從前的鄰里關係,也為小朋友的成長空間著想。 Hour25 Production 希望將其社區性的概念在香港實踐,而要仿效這種模式的共居,他們認為可以從村屋開始。村屋一般有三層,每層 700 呎,即一共 2100 呎,以 12 位租客來計算,每人除了有 100-120 呎的獨立房間,房間以外的共用空間可達 800-1000 呎。阿鋒指市區唐樓的限制較多,一般只能在原來的房間間隔裡做平面設計,而村屋的好處是其佈局較有彈性,我們有更大自由度去調動和設計空間之間的關係。譬如 G/F 較多人出入,劃為寬敞的共用空間最為理想;頂樓則不太就腳,可以住多些人。

 

「做共居有兩個好處:第一,佢係一條出路,大家 share 資源令大家住得平啲、空間有返咁上下質素;另外,唔需要等業主畀你一個 assignment ,我哋自己搵空間做設計,主動喺社會針對居住環境搵解決方法。」阿鋒強調,在他們理想的共居模式當中,關鍵之處是必須要達到一個「三贏局面」,意思是「租客唔使畀貴租,業主唔會蝕住租,而我哋從中做設計、管理嘅可以得到合適嘅回報。」因此,三方之間並不存在、亦不必存在所謂要以低價出租做蝕本生意的「良心業主」,抑或是謀取暴利的財團,三者各取所需,是平等的關係。「如果只有某一兩方付出,佢哋一定會 suffer ,而 suffer 到咁上下就會退出呢個遊戲,唔想做落去。」

 

雖然共居模式近幾年開始普及,阿鋒認為它們很多是以「共居」為包裝、作宣傳口號而已,背後由大發展商策劃,欠缺社區的元素,與共居原本的理念大不相同。另外,對於社企「要有光」尋找不斷賺市民錢的發展商和投資企業,資助基層家庭租住環境較佳的「光屋」的做法,他亦表示不認同。他認為,真正的社會不能夠倚靠某些人「做善事」,畢竟幫得一時唔幫得一世,我們要自救就要令社會更加平等,脫離每每要善心人士施捨,或是去求不斷壓榨窮人的財團高抬貴手幫一下窮人的方式。說到底,一個可以持續發展的模式應該在民間醞釀,利用民間的資源(意即小業主、租客,以及以民間的收費去提供設計服務的人)來營運,靠社區的力量去實踐及維繫。

 

共居為住屋選擇

 

上述提及到的社企「要有光」營運「深井光屋」為 40 幾戶基層家庭提供可負擔的住宿,旨在給予空間和時間他們渡過難關,一般最多租住三年,期間每月會有社工上門跟進,協助租客規劃生活及改善經濟狀況。這類住屋計劃屬於「過渡居住」(transitional living),針對給有需要的市民一個瓦遮頭,紓緩房屋問題,而事實上坊間不少共居項目,如團隊 Synergy 推出的「書匯」,雖然沒有設下強制性的租住期限,同樣定位為過渡性質。被問及對於過渡性住屋的看法,阿鋒指他們是反對的,倘若共居能夠減輕人們經濟負擔之餘提供更有質素的生活環境,它可以普及並成為港人住屋的選擇,一條實實在在的出路,毋須規限為一個僅供人短暫靠岸的地方。

 

當然,既然要打造一個適宜長期居住的環境,就要考慮到一些已成家或計劃結婚生育的人的住屋需求。就此,阿鋒提到他們重視屋內要有徹底的私人空間,以及情侶夫妻的性空間,「要做到有屋企嘅感覺,呢啲嘢係一定要有嘅,如果仲係要同人瞓碌架床,基本上係當自己住一年 hostle ,噉樣好可悲,因為唔通畀三、五年時間過渡,就可以買到樓咩?」

 

阿鋒舉德國為例,指德國有健全的樓市政策,有租務管制,比如說業主收多於標準價 10% 是犯法的,要罰款繳稅,人們固然不會突然被加租。縱使如此,在有保障的住屋環境底下,許多德國人還是希望尋找更理想的生活方式,幾個家庭選擇住在一起,目的是過群居的生活。「唔好以為富裕或房屋制度好嘅國家就唔需要呢啲嘢,其實係睇你點樣看待生活,共居係其中一個模式,所以唔係過渡性嘅嘢,亦唔需要設年期。」

 

地方大啲、靚啲,只要大家一齊用

 

無可否認,對於崇尚獨立生活的香港人而言,一旦想到要跟素不相識的人成為共住同一個屋簷下的鄰居,共用廁所、廚房、客廳乃至間中一起吃飯、洗碗,即使代價換來更適宜的生活環境,很多人還是會為之反感,可避則避。值著共居, Hour25 Production 希望抗衡人們渴望擁有屬於自己的東西的心態,喚醒人們對生活空間的嚮往。要知道,擁有欲本身並無不對,但偏偏一眾發展商不擇手段推銷納米樓、蚊型單位等扼殺合理生活空間的住屋,以獨立廚廁為賣點,有些人為了擁有,寧願屈就妥協、降低對居住質素的要求,這個現象才值得擔心。

      

阿鋒解釋,他們並非要提倡共用廚廁,只是,面對荒謬的地價,為了維持生活水平,這是解決當前空間問題較人道、理性的方案。現實是許多業主為了迎合所謂每個單位該有一個廁所的既定條件,盲目地一劏四,做了四個廁所,結果房間面積更加所剩無幾,有些更是四牆無窗——這是最惡劣的做法,在建築設計抑或生活空間的角度亦然。「溝通、 compromise 、付出、 sharing 嘅過程都係一種學習,唔可以話因為本身唔熟,就要畀返每人一個獨立廁所,噉就等於走返劏房條路。

 

阿鋒坦言,他們現正與一名村屋業主接洽中,惟仍然在處理有關起動資金的問題。除了要為村屋做設計,修補窗戶、處理裂縫、安裝抽水馬桶、化糞池及冷氣等等都是不可或缺的基本修葺工程,各種現實的因素和考量,在沒有財團支撐的情況下難免需要一點時間才能慢慢解決,加上四位成員都各自有正職,因此項目進展不快也是有原因的。阿鋒又提到,社會上較激烈的環保分子以及一些在新界居住在只有旱廁、沒有冷氣的村屋的村民,表示他們在如斯簡陋的房屋配套下照樣能夠生活,對於這類意見,他說:「我覺得呢啲人貌似好貼地,其實係好離地,普遍嘅人唔會接受到。要人行到你嗰一步,件事情就要易入口,例如基本交通要合理、(租客)要有正常社交生活、有正正經經嘅廁所可以用、好熱嘅時候要開得到冷氣,呢啲係最基本嘅嘢,要保持 quality of life 。有冷氣唔開係一回事,但冇嘅話就係有問題。」 Hour25 Production 對於住屋的基本元素的執著貫徹始終,他們的目標明確,就是希望盡一己之力幫香港人守住生活。

 

後記

 

這是一個怎樣的年代?住宅劏房化,劏房曲線合法化,人人夢想有個安樂窩,現實卻只能夠蝸居。新一代建築師、設計師花盡腦汁構思如何使「劏房變豪宅」,教人層出不窮的家居收納攻略,各種「活用空間」的技巧應運而生,表面上在回應住屋問題,但細想起來其實荒謬得很,他們終究是在替發展商推銷根本不應存在的商品,合理化一劏再劏的居所。

 

記得阿鋒在訪問的最後提到,時下香港人對生活空間基本上沒有很高要求,除了凡事與金錢掛勾,就是考慮交通便利、方不方便上班上學,基本上很少人會話「呢個空間好好,好想住入去」,慨嘆為何當建築師卻不能給予人們這種感覺。筆者同樣身為建築學生,亦以此自勉,期待 Hour25 Production 在不久的將來順利實踐他們的共居理念。

 

下一則
上一則
2017 年 12 月 04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