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時事政治獨立風潮,從未止息

【獨立風潮,從未止息1】反統戰也護學權:反對《中國新歌聲》運動的始末

2017 年 10 月 30 日

2017年9月24日,台大學生佔領《中國新歌聲》演唱會主舞台,令活動終止。

今年9月24日,《中國新歌聲:上海.台北音樂節》在台大田徑場舉辦,卻招聚上百位學生及民眾到場抗議,眾人力求活動立即停止進行。此次行動可謂精彩一仗,銘印下島嶼自決之路上的刻度。

《中國新歌聲》抗爭事件其來有自,質疑聲浪在極短時間內匯聚成龐大的運動力道。活動前一周內,主辦方重型機具破壞臺大操場草皮,臺大學生會對此召開記者會,抨擊校方違法出借場地。另一方面,關心台灣主權議題的同學也議論紛紛:《中國新歌聲》網路活動宣傳上校名是「臺北市立台灣大學」;台灣藝人需來自「中國台灣」;國台辦更直接將中國新歌聲視為「反台獨,堅持一個中國」工作的一環,文化局卻答應協辦。這些事實在在觸動本土派青年的擔憂。到了9月22日,台大學生內部的躁動早已預示後續的事態發展。

起步串聯,分進合擊

作為一個反對統戰的學生,22日一早決定不坐以待斃。下午試圖聯絡幾個朋友,不過對於進一步行動,他們似乎有些猶豫。於是我便在學生代表大會(下稱學代會,台大學生會之合議制機構)臉書社團發表貼文,試圖號召行動。當時有兩三位同學響應,他們也告訴我前學代會議長蔡炫錡亦有意發起。因此,我們立即在當日傍晚創立對話框,籌備抗爭行動。

對話框的討論十分發散,直至周六(23日)白天,結論仍僅限於:領取入場券,讓抗議同學入場表達訴求。討論過程中數位發起同學各自將朋友加入對話框,當中人數增加到二十幾位。這個變化讓我有些微不安,因為過往的抗爭經驗中,事前保密是行動成功的重要條件。另外,行動夥伴是第一次合作,對於抗爭強度的期待亦有落差。立即停止活動是大家的共識與行動目標,然而《中國新歌聲》為單一場次的暫時演唱會活動,若要在演唱會執意開始後,讓主辦單位停止舉辦活動,不可避免需要「使活動無法繼續」的衝撞。過程中,蔡炫錡等人對於衝撞可能招致的後果有所顧忌,我在人數、經驗皆不足的情形下,亦未堅持;因此最初行動定調為:讓同學分組進場,表達訴求。

《中國新歌聲》之爭議絕對無法排除中國因素。不論校內外,都有關注台灣主權議題的人們有所不滿。至於在行動策略上,獨派團體受制於輿論效應,初期也擔憂若介入校園議題性質的事件,是否會造成反效果。然而,主權爭議的確不容忽視,實際上發起學生也並無將行動限縮於學權抗爭,加上獨派團體是現今少數具有衝場動能的組織,本不應拒絕其參與。因此在周六晚上,蔡炫錡同學聯繫上有意願參與之獨派青年,成功整合雙方。眾人最後決議將收集之票券提供獨派抗爭者入場,在場內進行較高強度行動;而較無經驗的學生則視情況配合。於焉定調內外場分進合擊的策略。

學權離不開主權

行動當天(24日),蔡炫錡帶領部分學生在場外呼喊口號。獨派團體及其支持學生則分頭行動,卻發現手持票券仍無法入場;一旁持五星旗的民眾則順利通關。此差別待遇掀起群眾質疑,進而團結在場群眾的行動能量,引爆衝撞推擠,最後成功突破演唱會入口。瞬間大量校內外民眾、學生湧入會場。由於支持主權議題之學生、民眾率先進入,場內揮舞著大量台灣旗、「罔顧學權為統戰」等標語,無疑展現青年世代捍衛台灣主權的決心。而後,原先於場外呼喊訴求的學生走入,高呼「還我草皮」,表達學權不容侵害的立場。大量群眾佔領舞台,演唱會場地搖身一變為台灣公民意識的伸展台,正面撼動顢頇而龐大的官僚結構。

學生於佔領現場高舉「獨立建國」旗幟。

群情激昂過後,獨派團體及學生留在台上,力圖確定主辦單位停止活動。蔡炫錡則帶著部分群眾離開場上,與校方一起召開記者會。他在記者會上特別說明:「此活動沒有和任何政治立場有所關聯。」這樣的陳述顯示抗爭中,即使參與學生動機多元,亦在策略上與各方團體合作,但每位學生對所謂「社會形象」的期待仍有差異。

《中國新歌聲》後續輿論熱烈批判「統獨議題」沾染所謂「學權議題」,連部分發起學生都自陷於立場搖擺,試圖自清毫無「政治立場」。究其事件發展及事後調查報告,《中國新聲音》所造成的學權侵害,與本島政治生態有高度交織性,包括場地租借受立委特別關切、台北市文化局致電、甚至當天中方率人至現場等事實,此皆在在說明學生權益絕非校門內家務事。相反的,長期影響這座島嶼的強權已經將觸手伸入校園,與台北市政府聯手演出統戰大戲,犧牲學生權益。學生對抗的從不只是校方行政紕漏,而是整個決策過程背後幽微而巨大的主導勢力:中國因素。

指認中國因素

中國因素一向是台灣各項社會議題無法逃避的元素。其影響常是隱晦、「不可談及」卻切實存在。以《中國新歌聲》事件為例,初期校方僅承認「行政疏失」。但在調查報告發布前,明眼人都能察覺這次的「疏失」與往常有所不同,更不限於校內問題。

例如公文火速通過、無合法建照即搭建舞台(至活動結束都無合法文件)、校方回應態度閃躲。調查報告果不其然呈現決策過程中「檯面下」的細節。若抗爭未引起廣大注意,這些在行政紀錄以外的細節,將船過水無痕,乃至於形成一次又一次的「行政慣例」,讓強權之手繼續蠶食鯨吞台灣的校園民主。同時也必須強調,兩岸交流並無不可,惟須建立在平等的原則之上。《中國新歌聲》事件自始至終,不僅矮化台灣為中國一部分,更處處可見違法「走後門」的斧鑿痕跡,令人難以苟同。

綜觀台灣島的民主發展史,學生運動從不能與當代政治氛圍切割,也從不是超然純潔。學生於校園生活,而生活無處不政治;在台灣現況下,政治更是無處不中國。即使我們拒談,其影響仍以各種形式存在。這座島嶼表面看似民主化,實際上卻無法逃避中國強權各項軟硬統戰工作。不僅國際上對中華民國實質打壓,兩岸關係中更對台灣公民社會持續文攻武略。例如《中國新歌聲》衍生的暴力事件,即是對言論自由的一大侵害。只要中華民國繼續試圖代表中國;台灣尚未獨立建國以前,這座島嶼從不會真正自由民主。學生於此更毋須自貼「純潔」標籤,對現狀的險峻閉上雙眼,因為,校園身分不是自外於現實的藉口,更是實踐與思考的出發點。

《中國新歌聲》抗爭無疑是值得喝采的一仗。青年用身體對抗台北市長柯文哲順服強權的軟弱,以及中國粗暴直接的統戰。的確,團結的過程必然有意見分歧,也必然經歷價值搖擺的徬徨失措,但人們已透過行動對中國政府,乃至台北市政府做出重大宣示:這座島嶼渴望自主。回想起那天最印象深刻的一幕,並非群情激昂的高呼、衝破封鎖的激情,而是每一張面對強權仍無所畏懼、渴望自由的臉孔──以及曾為島嶼奠下民主基石,至今仍無條件輸出運動經驗的前輩們[1]。天猶未光,台灣青年的挑戰還很多。此刻亟需的是持續團結、不斷練習──練習嗅聞不公義、練習行動、練習堅持不懈──直到獨立的那刻。直到那一刻,台灣人勇敢的臉龐都將映照著島嶼天光,終將被歷史所記憶。

[1]:此次行動特別感謝野草莓學運至今身經百戰的鬥士:大頭學長(台大濁水溪社前輩)及路師學長(一橋大學博士生)。兩位在百忙之中不吝輸出運動經驗,提攜後輩,成為最強力的後盾。您們堅持理想,熱愛台灣,不居功名的精神讓人啟發良多,值得追隨。謝謝您們奠定今日抗爭的基礎,歷史將會記得您們的貢獻。

(張閔喬,國立台灣大學醫學系大四學生)

下一則
上一則
2017 年 10 月 30 日

關於作者

張閔喬,國立台灣大學醫學系大四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