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專訊新聞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即時新聞 Undergrad, H.K.U.S.U. Instant News

二村論壇討論言論自由界限 多名中國留學生發言

2017 年 10 月 13 日

 

【學苑專訊】香港大學學生會李兆基堂宿生會、香港大學學生會孫志新堂宿生會及香港大學學生會馬禮遜堂宿生會屬下的時事委員會聯合舉辦的時事論壇「言論自由的界限 – 大學討論港獨議題是否有限制?」於昨日(10 月 12 日)晚上 8 時在香港大學賽馬會第二舍堂村山景餐廳舉行。論壇由資深媒體人蘇敬恆主持,出席嘉賓有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學生會會長黃政鍀、民主思路聯席召集人黃梓謙、立言香港召集人張秀賢及前中文大學研究生會會長許哲宇。論壇為時約兩小時,多名中國留學生出席是次論壇並發言,前國事學會章詠欣亦有到場。

張秀賢:每個年代的學生都有批判現況的責任

論壇開始時,陳祖為教授先表達他對現時青年人參與政治的看法,指他們因沒太大包袱同私人利益的考慮,看重原則和理想,往往能成為社會改革的動力;但他們對原則純粹性(purity of principle) 的執著也是先天弱點,因不作妥協會難以達到目的。同時,他指從雨傘運動後的拆大台、退聯種種事件可見青年人不只有著對建制有天然的不信任,亦會資疑領導者,高舉自主命運的價值。

蘇敬恆指這關乎到青年人的責任一環,陳表示明白每一個政治參與者都要負相應的責任,但外人亦應考慮學生因素,從同情的角度去審視他們的行為。

張秀賢回應表示,青年人不是無論如何也不作妥協,而是妥協的前提要有一個令人信服的方案,如面對校內體制和政制改革,如果已預計到結果是不利的,自然不會接受。張認為學生在不同年代都有批判現況的責任,如在五十至六十年大學生熱烈討論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 ,七十至八十年代則帶領社會對香港前途的討論。黃政鍀亦表示不是因為青年人教條主義,逢建制必反,而是環境所逼,很多時都因著體制的根本性問題,如欠奉透明度,以致「全民皆兵」。

許哲宇先重申自己不是「中國留學生」,而是在港內地生,並指自己作為安徽人,到北京學習時亦不會被稱之為「安徽留學生」。他表示,任何學生運動都要有原則同限制,即法律同道德價值所規範,言論自由也是有條件限制如影響社會秩序和威脅國家主權的言論是不應被容許。蘇敬恆詢問許如何評論一些舊有法例或禁忌,如種族隔離政策亦已因社會演變而變得不合時宜,許表示現今社會已變得穩定和開明,就不應提出衝擊法律的看法。

討論港獨 言論應否受限

嘉賓就討論港獨是否違法作出辯論。張秀賢指出,梁愛詩亦曾說過只要冇實際行動的討論是容許的。許立即引用《刑事罪行條例》第9 條和第10 條(禁止人們發表煽惑叛離的言論、 文字或刊物)反駁,稱談港獨已是違反法例。陳教授稱這是在英殖時期,針對英女王而定的法律,雖保存至今,但政府從未用過它們去控告任何人,其一是條例太舊,但重要是很難達到「煽惑」的程度。陳指出,煽惑與暴力有關,會即時導致他人做出某種行為,控方較難證明到言論與行動的因果關係,他補充「人大釋法另計」。另外,這兩條條例亦有違人權公約之可能。

黃梓謙認為現在的問題是,未有一條特定的條例去界定討論港獨的限制。他提出三個情況:掛起港獨的標語或出版民族論,自決派提出在公投中加入港獨一選項並連結外國力量應付公投違憲的問題,詢問會眾這些情況有沒有煽動港獨的成份和程度上的不同。

黃政鍀認同言論自由要有底線,如他作為有公權力的人,動員同學去傷害他人以表不滿當然是有問題;但是在不傷害他人的前提下,每個人在判斷時都要放下自己的固有想法,因道德觀念是因人而異,不應成為判斷言論對錯的準則。許表示不同意要拋開對錯和個人的想法,指出代表領袖應為選民負責,而不是按自己的意志去發表政治主張。

蘇綜合討論,帶出違反法律的事不全然是違反道德標準。

黃政鍀:鄭南榕事件反映「百分百自由」的重要性

陳教授認為言論有很多種,說出某些言論的確可以是討論、宣揚或煽惑,單是談分離,不一定扣成煽惑。許引典指君子有四不為(「不妄動、不徒語、不苟求、不虛行」),質疑如果不是有目的,為何會提出一些方案。黃梓謙則認為只要討論是可以的,但行使此種自由時不應放縱,否則是犧牲了別人的自由。

黃政鍀認為不是要求所有人都支持香港獨立,而是每個人都能放下成見,敢於拿此議題去討論,他引用鄭南榕以死明志的事跡,指出即使當時台灣已宣告解除戒嚴,出版台獨仍被視作叛離分子,最後鄭以自焚去帶出「百分百自由」的重要性。

台下發問環節 多名中國留學生發言

不少台下觀眾提問和表達意見。有中國留學生應開放討論港獨,因不討論怎知道行不通,惟不應流於情感表達和宣洩。有一名中國留學生表示希望香港愈來愈好,讓人多討論,令更多人知道這事是違法之事,學生領袖要幫助同學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另一名留學生則認為討論空間是必須,在社會進步的過程中亦有不少違法成為不違法的例子,如女性在阿拉伯地區要戴頭巾、同性婚姻在中國不被容許等,可見法律在天然上不是絕對的。他認為,當權者既不希望香港獨立,反而更要開放讓人盡情討論,不要干預選舉,「不要讓銅鑼灣的老闆失蹤」,香港才不會討論獨立。其後他轉以廣東話告訴香港同學不要把他們當作外人,稱「內地人中最有可能支持香港人立場的就是在港讀書和生活的年青人」,呼籲如果有任何對香港好的想法,也應說清楚,展示出他們的因由,如為何要港獨、港獨後怎樣等,才能說服別人支持他們。

下一則
上一則
2017 年 10 月 13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