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專題時事政治

誰的國慶,誰的歷史記憶.前言

2017 年 10 月 11 日

Ashis Nandy 說:「印度不是非西方;印度就是印度。」同理,台灣不是非中國、非日本、非漢族,或者非西方;台灣就是台灣。我們必須解構多重的殖民中心與其製造的虛假對立,讓台灣同時是(自然的)原住民族、(文明的)中國、(和平的)日本、(友愛的)漢族,以及(民主自由的)西方──讓台灣可以是這一切普世的進步的人道主義價值的總和。

 

經由解構多重的殖民中心,我們同時將台灣原住民族解放運動、台灣民族主義、中國民族主義從交錯糾葛的歷史對立之中解放出來。如此我們才能克服從連續殖民與多重殖民之歷史鬼魅中孕生的矛盾意識,重建非本質的、開放的台灣主體。

 

解構多重殖民中心,相互解除殖民,對等結盟,共同建構開放主體──「期待台灣人全體的相互解放」:這就是台灣後殖民論述的相互解放論。

── 吳叡人:相互解放之路,〈台灣後殖民論綱:一個黨派性的觀點〉

10 月 10 日,中華民國又一次舉行周年慶典,許多香港人紛紛向「台灣」道賀 ── 或者說,是向心目中那道民族的、自由的、文明的「中國價值」稱慶。

台灣究竟是甚麼?台灣有甚麼歷史?台灣人、台灣民族、作為國家的台灣又是甚麼樣的存在?目前的香港人絕對不會有統一且相似的答案,因為香港所想像的台灣,正映照著自身長期糾葛的「反殖民」與「後殖民」交錯處境。

在英國殖民之後,繼而反抗中國殖民,這是許多香港青年抗爭者的歷史意識。誠然,這段過程使人受苦,然而香港主體意識也才足以在掙扎之中萌生,在抵抗的前沿茁壯。誕生於當代,或是未來時空之中的香港主體,勢必得帶著現世的眼光,回頭梳理糾纏不清的歷史片段,然後方可宣稱普世進步的價值,業已在這個獨特且唯一的政治社群中紮根。不過,處理歷史勢必惹來「不夠客觀」的質疑,無論這質疑是來自於偏頗、威權、年邁抑或弱勢的一方,全都是香港人必須勇於直面的挑戰,這便是香港主體強韌生命的所在。

(圖:《台灣後殖民論綱:一個黨派性的觀點》吳叡人)

對於這個層面的香港,觀看當代台灣如何處理後殖民處境中的族群關係,以及如何重新記憶歷史,必然有其意義。自身政治社群的難題得由自己起身擔當,但是所有受壓迫的人民,皆懷有相近的心志,朝那道相互解放之路邁進。

本《學苑》網站專題,邀請四位台灣的大學生,分別由空間記憶、口述歷史、政治工作與法律案例等角度,書寫台灣後殖民處境的側面。每一篇文章或許皆只處理極小篇幅的歷史長度,但是這正好映照了,建立一個理想的政治社群所需要龐雜意識形態工作。這一點,香港亦然。

下一則
上一則
2017 年 10 月 11 日

關於作者

學苑編輯委員會